“我不会”! 丈夫盲瘫40余年,她肩扛照顾一瘫、两小、两老重担,守住了一个家

常人 最后编辑于 2021-11-19 18:16:17
8547 0 0

640.webp.jpg


“根伢在,家就在!我不会离开的。”

爱情不是一句口头的诺言,

一句“我不会”,

金坛区儒林镇儒林村村民薛桃芬

兑现了40多年。

640.webp (1).jpg


30岁那年,

丈夫李根伢不幸被病魔缠身,

从双目失眠到瘫痪在床,

不到一年的时间。

从青春岁月到暮年白首,

薛桃芬用单薄的肩撑起了整个家,

用坚强的心凝聚了一家人。



因为妻子的担当,她无怨无悔地陪伴和照顾丈夫40多年;

因为母亲的责任,她含辛茹苦地把两个幼子拉扯大;

因为内心的使命,她与丈夫的外公外婆同吃同住,为他们养老送终。


即使自己生了胆结石、

患了腰椎盘突出症、

颅内长了脑瘤,

她的心仍然挂在丈夫身上。

有人说,她这辈子白活了。

她却说,

“我在,根伢也在,

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



厄运降临

丈夫30岁成盲瘫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根伢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他勤劳本分,值得我一生托付,我就嫁给了他。”50年后的今天,薛桃芬的脑海里仍然清晰地印刻着丈夫年轻帅气时的模样。


时间回到40多年前。婚后的薛桃芬夫妇育有2个儿子,日子虽然过得结结巴巴,一家人却其乐融融。李根伢舍不得妻子吃苦,包揽了大部分农活,为了多挣点工分,他比一般人都吃苦。或许是积劳成疾,李根伢不幸患上了青光眼,视力一天不如一天,但他仍然坚持下地干活。1979年冬天,年仅30岁的李根伢视力完全丧失,整个家庭被阴霾笼罩。薛桃芬觉得,那一年的冬天冷得彻骨。


家里的顶梁柱瞎了,全家都慌了神,一向依赖丈夫的薛桃芬只能硬撑着面对现实。尽管丈夫的视力几乎不能逆转,但是薛桃芬不放弃,到处打听治疗办法,陪着丈夫前往苏州、上海等大医院求医,可是,李根伢的视野缺损严重,已无矫正可能。听说针灸或许有效,他们又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到几十里外的老中医那治疗。“因为家里有老有小,我得干活养家,只能留下7岁的大儿子照顾根伢,孩子受了不少苦!”几十年后回忆起那一幕,薛桃芬仍然不住地抹眼泪。


然而,老中医并不能妙手回春,一个月的针灸没有使李根伢的眼病有一点好转。当所有的努力都白忙、所有的期待都幻灭之后,李根伢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我要出去干活,我要挣钱养家!”李根伢坚持尝试着去田里干活,可是一出门不是撞墙了就是跌倒了,好几次遇到险情,幸亏被邻居发现才没出事。正值壮年的李根伢有力气无处使,这让他的内心极度抓狂,渐渐地,他的神经开始错乱,经常一个人跑出去,有时还跑到十几里外的邻村。


“虽然我白天干活很累,但是只要晚上回来看不见他,我就非常急,生怕他出事,所以无论多晚我都要找到他。”薛桃芬说,当时通讯不发达,只能一路问一路找,经常要找到半夜。


谁也没有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李根伢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神经愈发错乱,双腿肌肉也开始萎缩,最终瘫痪在床。



守住一个家

为夫家外公外婆养老送终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人生没有如果,命运没有假设。薛桃芬瘦弱的双肩上担着一瘫、两小、两老,无法承受之重使她看不到未来。但对薛桃芬来说,生活必须全力以赴。


“两儿子一个5岁,还一个7岁,负担可不是一般地重。”“根伢的外公外婆还靠她养呢!”……邻居们都为薛桃芬担忧着。有人担心她扛不下去,干脆建议她改嫁。薛桃芬含着泪、咬着牙说:“我舍不得根伢,舍不得两个孩子,铁石心肠、抛夫弃子的事我永远都不会做,日子再难我都不会放弃!”一诺千金重,一辈子,薛桃芬从未违背过自己的诺言。


丈夫的病越来越严重,常常认不出家人,甚至对妻子又骂又打。全心的付出换回的却是粗暴的回应,薛桃芬没有半点怨言。偶尔清醒的时候,李根伢便会不停地问:“桃芬你会不要我吗?你会离开这个家吗?”薛桃芬总是不厌其烦地对他说,“放心,只要你有一口气,我不会抛下你和孩子不管。” 这一声“我不会”,一说就坚持了40多年。


父亲病逝,母亲改嫁,李根伢从小是外公外婆带大的。李根伢成家后,二老就跟着外孙一家过日子。自从外孙瘫痪后,70多岁的老两口遭受重击,身体大不如从前,很担心外孙媳妇丢下他们不管。薛桃芬看出了二老的心思,笃定地对他们说:“您二老把根伢拉扯大不容易,我会替他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为你们养老送终。”薛桃芬没有食言,她从不让二老插手重活累活,操持家务、种田种地,全落在自己一个人肩上。二老在她的照料下安详地度过了晚年,两人都活到了八九十岁。



相伴病夫40余年

成为家庭主心骨、顶梁柱

640.webp (6).jpg


薛桃芬的40多年,是数着日子熬的。她既要照顾瘫痪丈夫、又要出去挣钱养家。她没上过学,不识字,只能干一些手工活、农活、重活维持家用。丈夫瘫痪后,薛桃芬就成了家庭的主心骨、顶梁柱。两个儿子年纪尚幼,无法为她分担压力分解忧愁,为了这个家,薛桃芬把自己活成了男人婆。


因为长期卧床,精神错乱的李根伢不能正常与人交流,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常常变得易怒暴躁,情绪阴晴不定。“正常的时候还好,他会体谅我,但犯病的时候,他会莫名其妙的大发脾气,骂我甚至打我。”但薛桃芬纵有百般委屈,也只能耐着性子忍着。“他经常把屎、尿拉在床单、被褥上,有时身子还没擦干净,屎尿又来了,脏床单还没来得及洗,新换的床单又弄脏了。”邻居们都说:“就数桃芬脾气好了,换了谁都没有这个耐心。”


从青春岁月到暮年白首,薛桃芬一直是丈夫的贴身陪护和全职保姆。精心安排食谱,坚持为他按摩身体,每天给他擦身、喂水、喂饭、喂药,甚至帮他人工排便……“根伢需要的不仅仅是身体的看护和照顾,更需要亲情的慰藉和依靠。为了根伢,我受一辈子罪,都值!”这是薛桃芬一直挂在嘴边的话。


心里始终装着丈夫的薛桃芬无暇关心自己的身体,生了胆结石、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症,她都不当回事,动完手术身体逐渐康复后,她又把精力放在了丈夫身上。2014年,薛桃芬颅内长了脑瘤,大病初愈后,她又把自己当成健康人。病榻上的丈夫清醒的时候也常常哽咽地说,“我活着一天就拖累你一天,我真害苦你了!假如有来生,我要好好报答你!”


有人问:“你苦不苦?”她说,“现在政府每月给残疾人补助,儿子媳妇都很孝顺,亲朋邻居也常来探望,苦日子都熬过去啦!”


还有人问:“你值不值?”她说,“只要根伢在,我这辈子就值了。现在我要好好活着,我活一天就伺候根伢一天。”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暂时没人点赞或者收藏
发送

0条评论

常人分类

常人数据库检索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