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大林碑薛寀文碑拓遐思

蓉湖古谷夫 最后编辑于 2020-12-30 13:49:56
6405 2 5

图一:大林禅寺雄姿

 1大林禅寺.JPG

 

大林碑薛寀文碑拓遐思

 

七年前,因吴之光先生考释明代碑刻《大林庵禅堂记》,本人曾连写四文发表于网络,并最终均被收录于该寺出版的《大林文萃》。今年,薛子文碑拓又面世了。面对清晰可视的碑文,本人浮想联翩,感慨万千:

 

大林碑耸立近四百载,当代数次录文,文意萦朦胧;

薛子文解读将四十年,今年一朝拓碑,书法露真容。

 

图二;大林寺薛寀碑篆额

2碑额.jpg

 

一、薛子建奇功

大明崇祯十六年岁次癸未十二月,赐进士出身、河南开封府知府、南京刑部郎中、国子监助教、兵部武学教授、五牧薛应旂五世孙薛寀,应姻亲兼好友的大林庵云庵法师之邀,写下了反映1500馀年历史的《大林庵禅堂记》,成为大林禅寺历史上的文化盛事与不朽丰碑。

 

由于特殊的历史时期,1643年,大明皇朝风雨飘摇,奄奄一息。而身居高位的薛寀仕途失意,一心向佛。故对大林庵心驰神往,对云庵师竭尽赞赏;记禅堂实中有虚,虚中见神,阐佛理汪洋恣肆,充满玄机,使得文章魅力无穷。

 

由于非常的人脉关系,薛寀身为居士,和云庵既为“同里”(同乡也),又为“同参”(同修也),且五牧薛氏和崔桥张氏有着姻亲关系,薛子与云师本家之鲁生、介侯又为挚友,作记之事,焉能拒之?

 

由于深厚的文化功底,薛子不仅国学基础雄厚,而且佛学悟性非凡,加之行文构思奇特,题旨深邃高远,这为常人解读碑记增加了不少困难。

 

由于客观的历史变迁,旧中国有关大林的诗文零星散布于社会各种著述,却从未见有综合性的寺志,且历史性碑记仅此一文,可见前后或无重大人文活动,或重要史料早已散佚。

 

由于独特的碑样设计,主碑高162厘米。正文每列63字,不计上下留空,平均每字高约2.5厘米;除去字距间隔,每字平均高度不足2厘米,宽不足1.5厘米,则每字面积小于3平方厘米。加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林禅寺复建后,此碑立于大雄宝殿西南,碑底与下方落差约有两米。如此一来,站在底下,你能看出碑上有字吗?

 

图三:周师傅拓碑

 3周师傅拓碑.jpg

 

二、释文字不同

自崇祯十六年(1643)十二月薛子撰文(立碑估计稍后),至2020年农历十二月,行文已跨378年了。而旧时有无碑拓或抄文,目前尚无史料可证。是改革开放的东风,让沉睡的大林禅寺从横山苗圃中苏醒过来。1983年大林碑文正式录入由本家奚玉平主编的《横山桥公社志》;2006年《大林禅寺志》由钱维新主编,《大林庵禅堂记》入志;2013414日,《武进县志》总纂之一、武进佛学院老师吴之光将《大林禅寺古诗文考释》发表于新浪博客之“常州家谱”,标志着《大林文萃》的编著工作已初见雏形;因吴老于次年驾鹤西行,后本人接任编辑校审工作,最后由罗伯仟审定后于2018年正式出版。毫无疑义,吴老原著《〈大林庵禅堂记〉考释》及本人的四篇相关文章成为全书的重要内容之一。

 

图四:《横山桥公社志》《大林禅寺志》《大林文萃》书影

 4书影.png

 

纵观《大林庵禅堂记》的三次录文,一是理所当然属横排版,二是均用标点符号及段落格式行文,三是以简体字为主,惟《文萃》最后定稿转换繁本,故均非原文实录而仅为“释文”。若公社志录文姑称“乡释”(时均已改称“乡”,然就此志反映历史而言,“公社志”甚切),寺录文称“寺释”,则《文萃》录文可谓“萃释”矣。

 

比较三次录文,虽文字及句读各有不同,但错误大致一脉相承。姑不论句读正确与否,禅意是否精准,单就文字而言,三文录字空、错、漏、衍、异稍多。首先,查“乡释”留空6字:一高发口膳斋;录错9字:宝(实)没(设)弟(第)事(乃)菖(葛)于(与)□(濩,录为草字头)盖(益)候(侯);漏录5字:未师开封同;衍生1字:风;异体3字:叅叅(参)曅(晔),若不计异体字共21字。全文总计846字,误漏率高达万分之二百四十八,而《文萃》中的“考释”错字则更多。其次,《文萃》中大林碑的考释文有主次,正文《考释》由吴之光撰写,姑称“吴释”,附录《再考释》由本人撰写,姑称“奚释”。两厢比较,不论句读、主旨及佛理,单录字即有较大的差别。一文两释,可谓人文荟萃,五光十色,“大林文萃”倒也名副其实。

 

因何薛子文与今释文仅文字上就有较大差距?

 

首先是由客观因素造成的。《公社志》首释距薛子行文已历340年,历史的年轮同样使丰碑历经沧桑,不再风光,似诉说着“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虽然“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可文后附录的捐助单位及人名,大多已被人为凿去,根本难以辨认;加之碑文字体偏小,如今坐落位置偏高,给释文造成客观困难。

 

其次是首释即为低起点,不仅国学水准较低,而且操作方法随意,录文仅为“流水账”,“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就连流传几千年的碑拓技术也根本无法应用。何况对于国学,对于佛学,乃至对于方志而言,正所谓“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何来成熟老练,难免啼笑皆非!

 

其三,再录三录一方面拿来主义,先入为主,生搬硬套,另一方面老者主事,有碑难考,甚至倚老卖老想当然,精进何来?

 

1983年《公社志》诞生,至2018年《文萃》面世,35年的传统文化恢复及国学大繁荣,竟使碑文在文字录入上没有较大的进展,着实令人深思。而若要精准解读古文,尤其是书法体文本,首先必须要严把识字关。一旦文字认错,则句读往往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毫无疑义的。

 

三、碑文露真容

图五:大林碑碑拓

 5碑拓.JPG

 

今年118日,达胜方丈发来微信,要我联系大林碑碑拓,于是立即联络周建新师傅,一拍即合。10日,即与周师傅同去寺内拓碑。当第一幅碑样揭下时,周师傅兴奋地说:“想不到作为明碑,一是为数不多,二是有如此高的清晰度,确实出乎意料。不错!不错!”

 

说到碑拓,必须说一说相关的一件趣事。2019年,市文管会委托周师傅对全市古碑调查拓样。当他来到奚氏宗祠拓乾隆碑时,本人询及大林碑,周师傅斩钉截铁:那碑上什么也没有,拓了也没有价值。因本人数次亲考此碑,于是疑窦丛生:难道寺内还有其他碑不成?所以本次拓碑,颇费周折,反复解释,并把我录的碑样发他参阅,他仍犹豫不决。直至站在碑下,他仍指着略显灰白的碑身说:“那上面什么也没有呀!”我让他走上台阶面对碑身细看,他才深信不疑。或许薛子高人在天有灵,不泄天机,抑或大林菩萨法力无穷,故设玄疑,竟将这拓了全市数百处碑样的大师傅也蒙住了?可谓百思不解。

 

大林碑拓面世,只见整碑而不见全文的情况彻底改观,薛子全文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想当年众人考碑,犹如盲人摸象,只感知局部难见全象;如今可学庖丁解牛,不仅眼见全牛,且欲批卻导窾,亦全凭运化之功了。

 

因钟爱薛子文,周师傅慨然相赠碑拓一张,本人感激万分,钟爱有加。回家对照碑拓详细校对,发现本人录文未有明显失误,感到十分庆幸。慨叹本人录文时虽同属盲人摸象,但以原字、原列、原位、原序为原则,在电脑中呈现了完整的由本人制作的碑样,似乎从表象上描摹了庖丁所解之牛的模样。

 

最后,不说“乡释”“寺释”及“萃释”的错、增、漏等,单就首释空缺的6字说明如下。

 

图六:“一洒濯之”“发口膳众”“高僧雅流”碑样

 6组图.png

 

留空6字为“一高发口膳斋”,其中“一”“膳”“斋”三字基本可辨。“一”字本来笔划清晰,可因周边剥落严重,认字干扰较大。原句为“地灵苞久而泄,乃得云庵大耆宿一洒濯之”,“一”是全、都的意思。若与现代红歌比较,“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膳”应为异体字“饍”,“斋”为繁体字“齋”。

 

三个空缺字连在一起的一句为“發口饍眾”,而“发”字属草书体,即上若草字头下如友字底,虽上下均稍留笔画印记,可中间大多剥落,一眼根本无法辨认;“口”字全不见笔画,惟剩下一个磨深了的小方框。 “发口”为佛家用语,即开口,该句体现了佛家的慈善情怀。本人认定“发口”二字,整整坐在电脑前两个多小时,难度可见一斑。

 

六字之中,最难认定的是“高”字,只有上面的一点一横似可辨认,下面不见任何笔画,但似乎留有“高”字磨损的外形。根据推论,“高僧雅流”为互文,即高雅之僧流,“流”有类或辈的意思;而乡释中“流”字前有“风”字,肯定属于衍字。

 

本人以为,6字之中唯有“高”字难以定论,仅占全文字数的1/846,则录字正确率达99.88%,应该说是万分庆幸的。至于句读如何,佛理如何,主旨如何,此处姑且不论。

 

毫无疑义,碑拓的出现,为大家清晰辨字铺平了道路,基本扫除了文字障碍,为正确释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竹青
  • 方块糖
  • 泉水涓涓
  • 雪峰123
  • 枫溪
发送

2条评论

  • 您好,最近在做有关薛寀的研究,请问可以提供碑拓照片么?或者有关最后题名处的部分图片也可以。
    2022-03-14 16:31:50 0回复
    0
  • 大林寺,我去过多次,从未见什么碑文,惭愧。
    先生对大林寺碑文颇有研究,功不可没。
    2020-12-30 14:59:53 0回复
    0
  • 314
    积分
  • 11
    博文
  • 63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