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面对病魔和孤单,我们的回答是生活

风清月朗 最后编辑于 2020-02-05 08:05:31
9465 16 23

面对病魔和孤单,我们的回答是生活

——庚子年新春日记                             

月朗

红梅.jpg

看到庚子年,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前两个庚子年。

120年前的庚子年即1900年,中国爆发了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占领了紫禁城。1901年中国被迫和11个国家达成了屈辱的《辛丑条约》。条约规定,中国拿出4亿5千万两白银赔偿各国,并以各国货币汇率结算,按4%的年息,分39年还清。这就是屈辱可笑的"庚子赔款"。

在《辛丑条约》之后的下一个庚子年,即1960年,那一年的1114 (农历九月廿六),发生了自然灾害。全国大面积受灾,其中以河北、山东、山西最为严重,占耕地面积的60%以上。由于1958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使国民经济遭到严重破坏,加上三年自然灾害,人民群众的生活状况不断下降,饥荒严重,食品紧缺。我记得母亲说过,她还有两个孩子在那一年活活饿死当然,全国人口锐减,村上的女人们大多都绝了经。

今年又是庚子年,难道又是流年不利?年前看新闻,看见八名武汉造谣者被抓,还觉得这8人真是吃饱了撑的,这种违法乱纪的谣还能造?但忙着过年,烧烧洗洗,没时间多关注。

然而,事情相当不妙,钟南山院士1月18日去了武汉,1月23日武汉封城,看来新肺冠疫情相当严重。一家人连年三十的新春联欢晚会都没心情看了。

大年初一,惴惴不安地去母亲那儿拜年,还不忘药店买了两包口罩给兄嫂他们带去。吃过午饭,看到一辆鄂J进了村。手机一查,湖北黄冈来的,立刻带着家人仓皇而逃,并嘱咐兄嫂做好防范隔离。大哥说,村主任已经找到他家了。

初二初三,一直阴雨,也不敢出家门。睁眼的第一件事是查看最新病例,尤其是常州溧阳的情况。为防传染,取消了所有亲友的新年聚会。天天葛优躺着追剧,网球肘犯进又了,然后就半边身体开始发麻,医院自然是不敢去的,谁知道哪个看病的就是新冠肺病人呢?

初三日,李克强总理到了武汉,知道情况更加不妙了。儿子他们为三岁的小宝贝考虑,回常隔离。我们把他们的汽车后备箱塞满菜蔬吃食,包括年菜也都让他们带走了。他们更不能被传染啊。要不是这要命的病,我们还可以备享天伦之乐。

接下来的这两天,老鱼给我做的不是榨菜搭泡饭就是泡饭搭榨菜。还美其名曰:减肥餐。前几天体重增加了两三斤,确实也要减减肥了。

初四晚上坐在床上终于 写好了《大营巷》一文。因之前我答应童方云老师写一写“溧阳巷弄”的文章,这个寒假不能走亲访友,时间可以不用虚度了。感谢溧阳党史办的尹少鹏,小尹也写过《大营巷》一文,关于巷子的历史资料,记录得颇为翔实,是个饱读史书的小伙子。所以我想在他的基础上增添点内容,跟他微信联系好了一下。他欣然同意,还说他手里有一些跟巷弄有关的书籍,这可太好了。我立马戴上口罩开车去他小区门口去取。见了面,离得远远的,连礼节性的握手都免了,像底下党接头的感觉。这几天,这是我见到唯一的家人以外的朋友。回到家,洗手、洗脸、消毒,一系列动作 已相当娴熟。晚上,语音加电脑,总算把小巷文章整出来了。

老鱼冒险给我买来的暖宝宝和药膏挺管用,到了年初五许是出了太阳,手臂酸痛好了点,腿上麻木感减弱,把所有的被子晒在阳台上,该洗的也洗了。傍晚时身体麻木感似乎又增加了,真的担心要半身不遂了。跟着电脑跳了几十分钟的郑多燕,感觉有了点活力。初六日,太阳依然很友善,身体好了一点,只是右手臂依然疼。瞧着实时更新的新冠肺病人数量惊人增长,为武汉忧心,为医生们忧心。心想,亲友不能往来,到没人的山岭走走,活动一下筋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应该不错吧。

初六日,老鱼也想放风,我们就开着车到了戴埠樱花农庄附近。那里的山上种满茶叶和各种果品树,只不见一个人影。爬到山顶,淡黄的茶花竞相开放,有淡淡的花香萦绕。环顾四野,我大溧阳青山碧水,层层叠叠,茶垄如道道绿波向远方流去,远处的小村安祥地掩映在绿树丛中、绿水岸边,仿若仙境。空气是那么清鲜,天空是那么明朗,江山如此多娇,教我如何不爱她?

下山,看见渔塘老板正在塘边忙碌,忙戴上口罩,打听是否有鲜鱼。老板穿上下塘的防水背带裤,下水把网里的几尾鲜鱼都捞给了我,价格还算公道,关键是鱼好,跟野生鱼区别不大。知道我没有大蒜,又在他家菜地里给我拔了几棵大蒜。与老板交流,期间一直保持安全距离,毕竟大家的生命都很重要。

回到家,三斤鱼都烧了,终于吃到新鲜的红烧鱼,太鲜美了。想想这之前,我们对食物得到太容易,恭敬不够啊。所以,我们成了病毒的食物。

初七要回常州值班,老虞让我初六就出发。可不,非常时期,还是早作准备。他把剩下的鱼都打包给了我,还有防护的口罩。想着这两天还可以再写一个小巷,出发之前,不如去书院巷看看吧。残阳若血,映照着破落狭窄的小巷,好似穿越到了五十年前,老人,老屋,老井,老树,老藤,还有一只老狗,几乎碰不到行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我们只有今天,只有现在。好在无论小巷如何破旧,老主人们却见缝插针地种了各种绿植,生命不曾放过每一个角落。春的气息无处不在,心绪好了许多。

常溧高速也安静得像深山的处子,一路无语。到了主路,车才多起来。只好从长虹路道口下。长长的车队排着,才知道要测体温。数十分钟后,轮到我,按规定动作操作,开窗通风,戴上口罩,拿出驾驶证,慢慢跟车,也不敢跟紧。一个交警处汇报从哪儿来,授受车上几人的检查。第一个查驾照。第三处一左一右两个穿白色防护服的测体温。安全通过,平时70分钟的路竟然用了100多分钟。还好,顺利到常州的小窝里。

初七去单位值班,门卫签完名,立马洗手。然后操场上转悠,看看我几个月前撒的虞美人花种子,许多小苗苗长大了。我幻想着孩子们开学后,看到满校园的鲜花盛开时的欢欣,那一定是比花儿更美。然后去办公室给所有的盆花浇上水,想想它们不容易,这十来天孤独地守着,没水没阳光,没新鲜的空气。好在这些绿植也挺争气,都长得好好的。下班,大着胆子青阳菜场买了点菜,没有还一份价,再说价格虽然略贵,也算公道。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管好我们的菜篮子,这精神也着实可嘉,谁的命不珍贵呢?

一天天过去,病例飞速地上升,许多国家已经禁止国人入境,微信圈里各种各样的消息,读着让人沉重不堪。想着医生们在前线拿病跟病魔赛跑,就忙着治病救人,哪还想到自己?除了敬重,并祈祷他们平安,竟然什么也做不了,深感惭愧。经过此次事件,我想那些丧心病狂向医生举刀的恶棍们,那些医闹们应该会良心发现了吧?

初八闭门,晚上,枯坐于电脑前,我一个字也打不出,我给二院的好友龚医生发了条感谢和祝愿的微信,看到她的回复,知道她平安,安心了一些。

今天已经初九,阳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忙完了班里孩子的外地滞留情况登记,松了一口气:我班的孩子们都平安着,老母亲有大哥二哥照看着,视频里小宝贝的感冒也快好了。这几天把手机和充电宝的电充得满满的,小汐妈让我用淘鲜达买了放心的食物和水,生存的储备都已经够了。文学群里在征集应时的抗疫文章。这场疫情固然是天灾,但湖北官员的懒作为、滞后作为却成了悲剧的助推器。我是普通人,可是我真的很生气,一点也没有创作的欲望。疾病泛滥成这样,这是中华民族的大灾难啊。

突然又想起了庚子赔款,那个凄风苦雨的年代。 1904年12月,中国驻美欲公使梁诚与美国国务卿海约翰据理力争。谈话间海约翰透露出一句:“庚子赔案实属过多。”梁诚听到这话,非常机敏地放弃了谈判战略,不再纠缠赔款用金还是用银,而是“乘其一隙之明,籍归已失之利”。 在他的努力下,1906年初美国伊利诺大学校长爱德蒙·詹姆士送呈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一份备忘录,要求美国政府加速吸引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去,以培养中国学生。庚子赔款退还的一部分,专门开办和津贴在中国的学校。

1926年初,英国国会通过退还中国庚子赔款议案,退款用于向英国选派留学生等教育项目。

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成功后,苏俄政府宣布放弃帝俄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包括退还庚子赔款中尚未付给的部分。交换条件只有一个:北洋政府承认新生的苏维埃政权。 1924年5月,两国签订《中俄协定》,其中规定退款用途,除偿付中国政府的各项债务外,余数全用于中国教育事业

法国庚款退还余额总数为39.158万余法郎,折合美金为7.555万余元。此项余额总数,按照协定自1924年12月1日起,至1947年止。逐年继续垫借中法实业银行,作为该行发行五厘美金公元担保。

胡适、赵元任、胡明复、金岳霖,陈省身,钱学森,叶企孙,童第周,杨振宁,冯昭德,吴宓,这些名声赫赫的,为中国及至世界科学文化,文学艺术等方面作出伟大贡献的,都是庚子赔款的得益者。因为有了他们,帮助中国打开了世界的大门,有力地推动了今日中国的现代历程。这份耻辱也算是给旧中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点星火。

下一个庚子年后的1978年12月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国家飞速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科学技术、国家地位走到了一个难能可贵的高度。

庚子流年,流年不易。.一个甲子,有一个甲子的孤独。但是,一切都会过去的,以后会更好。

这个流年,很无措。老迈之躯,一无是处。可我还得多运动运动,身体健康了才能听候上级的防疫命令,随时进行志愿者服务。

百年孤独.jpg

携了本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我独自一个人走在孤寂的长长的横塘河公园里,周围除了鸟儿,就是我,明媚的春光是那般妖娆娇俏,微信里看到武汉中心医院蔡毅主任发的,他的小同事已经感染了“新冠肺”,他们还是孩子呀,甚至比我的儿子还小,我捧着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不由得伤感。如果,清风有情,那么春阳可鉴,抹不去的,是幽幽飘洒的孤独,解不开的是袅袅缠绕的前缘,斩不断的,是缠缠交织的思念,转不出的,是默默而逝的流年。

我的祖国,你为什么病得这么厉害?小小的一个病毒,为什么让春天都敲不开我的家门,为什么好友知己都变得天高水长?你看你看,百鸟在唱歌,红梅花已经已经饱胀,迎春花也尽情地开放。可我,坐在儿子家门口的公园,却不忍去敲他的家门,看看我最疼最爱的小姑娘。病魔,让我们变得六亲不认。

病魔,快些滚吧。春天已经来了,孩子们家里呆不住了,老师和学校都等着他们返校。医生们太累了,还有那些一个正月都奋战在一线的工作人员,环保战士,司机,快速员,售货员,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啊,也该隔离,该回家陪亲人吃几顿年饭呀。

我仰天祈祷,天上云淡风清。面对病魔和孤单,我们的回答是生活。

2020.2.2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竹青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 江南一舟
  • 西贝
  • 官方小可爱
  • 彭岸良
  • 六塘一柳
  • 林捷欢欢
  • 荷边垂柳
  • 一点强豆
  • 蒋博元
  • 托尼
  • 卓越明天
  • 花开半夏
  • 李寿生
  • 来福
  • 毛祥妹
  • 高睿
  • 闵星墅
  • 薛涵宇
  • 李舒琰
  • 段懿轩
发送

16条评论

  • 生活,生存,贡重前行,中国能战,中国必胜。
    2020-02-07 22:16:40 0回复
    0
  • 今年寒假特别长。
    2020-02-05 07:59:32 1回复
    0
  • 国事家事天下事,时空历史皆穿越,纵横交错。
    2020-02-04 19:06:15 1回复
    0
  • 国事家事天下事,历史现实越时空,纵横交错。
    2020-02-04 19:02:05 0回复
    0
  • 为作家点赞
    2020-02-04 15:49:32 0回复
    0
  • 武汉的八个谣言,不攻自破。
    2020-02-04 15:48:52 0回复
    0
  • 作者心系天下,爱心可嘉!
    就讲最近四个庚子年,是一场又一场的噩梦:
    一八四O年,在林则徐虎门销烟(一八三九年)后的第二年,英国的艰般利炮挑起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坚随其后的是英法联军直逼京城,火烧圆明园……,从此,百年中国的屈辱开始了!此后的列强如走马灯似的在中华大地上横行无忌!

    一个甲子后的八國联军,攻下北京,这个庚子年是何等的惨烈和无奈:第二天就是庚子赔款金额近十亿两白银。得还三十八年之久!后来除了美国的一丢丢"自觉"外,俄国于一九一七年的十月革命,免除了其中的近百分之二十九。时值一战,他们多少有些无暇顾及吧。即便如此,直到一九三九年一月十五号止,中国政府(其实是苦难的百姓)赔了百分之五十八左右。这些都是民脂民膏!

    再下一个庚子年就是一九六O年的大饥荒了,不说也罢……

    二0二O,这个庚子年,不言自明。全民战争早已打响!

    不,我想说这是个"根子"年!
    根子在于一些人的胡吃海喝,竟然动了中华菊头幅的"奶酪"一一引火上身,波及全国,甚至其他多国;
    根子还在于,厉疫初起时的误判、延缓、不够果断!
    今天的患者已经是三千二百多人了……我们还得熬多久?

    敢问苍天:
    天灾?
    人祸?
    抑或其他?
    呜呼!
    哀民生之多艰……
    2020-02-04 08:25:40 0回复
    0
  • 文中错误太多,请谅解!虽然已经重新修改好,但再编辑又要重新审校,太麻烦了,抱歉!
    2020-02-03 21:14:42 0回复
    0
  • 每逢庚子,我的国几乎都会有灾难。但灾难挡不住中华民族前进的步伐,浴火中总能得以重生。“庚子流年,流年不易。”“一切都会过去的,以后会更好。”我们相信,庚子过后依然春天。???
    2020-02-03 17:32:42 0回复
    0
  • 这样的日子,快快过去吧
    2020-02-03 16:35:16 0回复
    0
  • 好好生活,战胜病魔
    2020-02-03 15:28:37 0回复
    0
  • 老鼠不是好东西。
    但人类定能战胜它。
    2020-02-03 15:08:25 0回复
    0
  • 吓我一跳,都有孙女了
    2020-02-03 15:07:51 0回复
    0
  • 啊哟!看你忙得连老鱼、老虞都分不清了!
    2020-02-03 14:43:49 2回复
    0
  • 韦老师用真切的文字,深入战疫第一线。
    2020-02-03 14:32:52 0回复
    0
  • 家里的娃娃们像是“困兽”等待出笼
    2020-02-03 13:55:02 0回复
    0
  • 4327
    积分
  • 638
    博文
  • 1015
    被赞

个人介绍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江苏省报告文学会员。一个热爱生活,热爱孩子,喜欢写作,喜欢美食,喜欢旅游的女子。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