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红楼梦》回回评 第一回之三: 第三幕 甄士隐三遇疯癫道 中国学文化卷文学册《红楼梦》篇

安文 最后编辑于 2024-04-19 17:14:34
336 2 4

《红楼梦》回回评 第一回之三:

第三幕 甄士隐三遇疯癫道

中国学文化卷文学册《红楼梦》篇

  

第三幕  甄士隐三遇疯癫道

次年元宵节,甄士隐三岁女儿英莲(即后来的香菱)不慎丢失,从此郁郁寡欢。三月十五家果真火毁,甄士隐不得不变卖田地住岳父封肃(风俗)家。岳父将士隐钱财骗光后,嫌他懒惰干不了农活。但他还眷恋红尘,没到达顿悟境界,只能眼睁睁经历痛失爱女、火灾及家道中落、贫病交加的窘迫之境地。那天,他拄着拐杖走到街上,再遇跛足道人。经历家破人亡、世态炎凉多重打击的士隐,,听见其唱《好了歌》,才解意顿悟,受跛足道人点化出家,飘然而去。

本节最重要的是《 好了歌 》: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道人诠释《好了歌》:“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好,便不了;若是好,须是了。”

不见棺材不落泪,痛有多深,领悟才有多深。人生在世,都得历劫,机缘不到,还得再去经历。所有出现的果都有因,都是渡你,解不透,是时机不到。甄士隐丢了女儿,毁了家业,寄人篱下,在世俗嫌弃和蒙骗中一步步穷困潦倒,经历痛不欲生的劫难,再也不可能有儒家那些追求功名、金钱、娇妻、子孙的贪婪心态,终于憣然开悟,明心透彻,还给《好了歌》注解唱和: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这注解同《好了歌》一样,同样愤世嫉俗,但比《好了歌》更具象、尖锐和无情。《好了歌》说道家物极必反辩证思想非常精彩,瞧:人们辛辛苦苦追求儒家仕途经济所谓的“好”,结果即使目的达到了,却也到了生命尽头,“荒冢一堆草没了;恩爱夫妻,“君死又随人去了”;痴心父母,“孝顺儿孙谁见了”。

好就是了,了就是好,揭示了“好”与“了”的对立统一、物极必反的辨证法。

  而注解处处作鲜明、形象对比,忽阴忽晴,骤热骤冷,时笑时骂,有歌有哭,加上通俗流畅,跨越有致,具有很强感染力。如“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富贵突贫贱,年轻突衰老,活的突死。想教训儿子光宗耀祖,可他偏当了强盗;想使女儿当贵妇,可她偏沦为娼妓;想在官阶上越爬越高,可偏成了囚徒——人世无常,命运难以捉摸,一切都是虚幻,谁也逃脱不了无常命运的摆布。但世人仍不醒悟,还在像贾雨村那样你争我夺,“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社会风云变幻莫测,人间世态炎凉,荣辱兴衰如此变幻无常,今为座上宾,明为阶下囚,人生苦在不知足,忙碌一世,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如此淋漓尽致的揭露,怎不让人脊背生凉,一身冷汗,不寒而慄。

这就是《好了歌》及解注的基本思想,作者借此亮明自己的哲学思想,表明《红楼梦》创作宗旨,就是通过无情揭露儒家封建秩序导致的假、丑、恶现象,批判封建社会儒家主流三观,宣扬道家虚无主义世界所谓的真、善、美。

《好了歌》及解注,说尽世间悲凉,看似人生真谛,却是以道家极端虚无主义反对儒家封建主义极端三观,像宝玉在《红楼梦》中所为,但还是有失偏颇。其实,实际生活中并非“好”便会“了”,也非“了”便是好。有些事,有些人,是好也了,坏也了。有些人、有些事,“了”也不一定就好,有时想“了”也“了”不了。而唯物主义则认为: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一概排斥物质欲望,满足正当物质需求,例如吃饭,甚至是生产力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人因欲望而充满活力,因心中有梦,有诗与远方,而奋发图强,而拚搏,而努力,而创造。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才是生命的真谛。梦想也可能不会实现,但人谁没有梦想,就是唱《好了歌》的跛足道人,也不是无所求,无所欲,他说世上只有神仙好,不是还想着得道成仙,长生不老吗?

人不妨达观一些,超然一些,信其自然,好便好,了便了,如苏东坡在前赤壁赋中所说:“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脂批道:《好了歌》及注解,在全书一开头就造成一种忽荣忽枯、忽丽忽朽的险恶气氛,是对荣宁二府兴衰际遇的概括和预示。乱哄哄你放唱罢我登场,出世人悟透一切,放手离开;入世人前赴后继,仍在继续追求功名利禄的路上,所说种种,细细推敲,里面很多映射了小说人物各自命运,是给后来出场的荣宁二府众多人物命运的诗谶式设定。如据脂批说,在迷失的八十回后文,那位“神瑛侍者”眷恋红尘情结很深,贾府崩溃后出家,但还是尘缘未了,被甄宝玉送回,最后才被大彻大悟的甄士隐,即空空道人点化,才回归神殿。在赞叹作者这种首尾呼应鬼斧神工艺术手法同时,更证明其反儒倡道的哲学立场,以及《红楼梦》的核心思想。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善舞
  • 泉水涓涓
  • 顺其自然者
  • 人参果
发送

2条评论

  • 谢谢分享!
    2024-04-20 13:01:33 0回复
    0
  • 甄士隐的思维逻辑也表现出他的理性选择——不热衷功名利禄,而是享受着夫妻和睦、女儿乖巧、自己修身自乐的幸福生活。甄士隐又是一位十分善良的儒生。当得知贾雨村无钱赶考时,他不仅热情鼓励,而且慷慨相助,无偿资助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使其进京赴考得以成行,表现了他作为儒生重义轻利的性格特点。
    2024-04-20 06:44:40 0回复
    0
  • 22784
    积分
  • 1729
    博文
  • 7538
    被赞

个人介绍

河海大学退休教师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