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東坡詩註劄記·卷第四 哲宗朝(五)

淨海蓮風 最后编辑于 2023-09-25 09:42:09
1862 1 4

無題

  “六秩行當啟”句,馮景註云:“白樂天詩:年開第七秩,屈指幾多人。”

  山公以“第七秩”釋“六秩”,顯有未確。范純仁《和黃康侯推官二首·其一》有“六秩筋骸難任事,十年臺閣謾逢時”語,子瞻蓋用此成言。

 

 

惠守詹君見和復次韻

  “三杯卯困忘家事”句,李必恆註云:“白樂天有《卯飲》詩。”

  白居易詩以“卯飲”爲題凡二見,《橋亭卯飲》云:“卯時偶飲齋時臥,林下高橋橋上亭。”《卯飲》云:“卯飲一杯眠一覺,世間何事不悠悠?”

 

 

惠州靈惠院壁間畫一仰面向天醉

僧云是蜀僧隱巒所作題詩於其下

  紀昀評曰:“語帶粗豪,殊乖詩品。”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何嘗細膩?“既破我斧,又缺我斨”,洵爲粗豪。曉嵐豈將盡摒於三百篇外?

 

 

白水山佛跡巖

  “奔雷濺玉雪”句,李必恆註云:“柳子厚《山水記》:泉大類轂,雷鳴西奔。”

  子瞻未言其方,北嶽以“雷鳴西奔”釋“奔雷”,指實所向,似有未切。“奔雷”爲辭習見,徐孝克《天台山修禪寺智顗禪師放生碑並序》“響若奔雷,皎如素雪”、李白《化城寺大鐘銘並序》“聲動山以隱隱,響奔雷而闐闐”、沈遼《龍潭》“我欲垂鉤畏血指,卻上北嶺聽奔雷”等皆其類。

 

 

詠湯泉

  “倖免亡國污”句,趙次公註云:“‘亡國’,則言唐明皇也。”

  顧炎武《日知録·正始》云:“易姓改號,謂之亡國。”玄宗雖遭安史叛亂,天下固尊李氏,諸邦仍奉唐朔,國祚猶歷一百四十年、經十三帝方行禪讓,焉得謂爲“亡國”?即以衛撫割據論,藩鎮至僖宗朝因王黃流寇始皆坐大;雲孫愆過,豈宜歸咎遠祖?子瞻蓋不免苛責。

 

 

和子由次月中梳頭韻

  “他年妙絕兼形魂”句,子瞻自註云:“《傳燈録》:有形神俱妙者,迺不復有解化之事。”查慎行註云:“太靈眞人存三魂法祝曰:太陽散暉,垂光紫青。來入我魂,照我五形。”

  《景德傳燈録》未見和仲釋辭。“形神俱妙”實係丹家主張,謂能如此方與道合眞;佛門以證無上正等正覺爲務,禪僧豈暇屬意革囊?

  “太陽散暉”等語見諸《太上飛步五星經》《洞眞西王母寶神起居經·西王母反胎按摩玉經》《雲笈七籖·魂神部·對日存三魂法》。各本皆稱爲“太虛眞人”傳法,悔餘蓋筆誤致訛。

 

 

同正輔表兄遊白水山

  “得與仙兄躡飛鞚”句,馮應榴註云:“‘仙兄’猶仙卿、仙伯之類。《仙傳拾遺》:凡八兄者,不知仙籍中何品位也。”

  星實以“仙卿”“仙伯”釋“仙兄”,顯屬未切。“仙兄”爲辭習見,張仲方《贈毛仙翁》“待我休官了婚嫁,桃源洞裏覓仙兄”、釋中寤《贈王仙柯》“瞻思不及望仙兄,早晚昇霞入太清”、田霖《題茅山燕口洞》“仙兄去後師猶在,女弟來時戶已扃”等皆用此尊稱玄門中人。子瞻謂程之才“學道久矣,必不使無益之悲久留懷抱”,蓋曾涉獵三清,故呼如是。

 

 

次韻正輔同遊白水山

  “細斸黄土栽三椏”句,子瞻自註云:“正輔分人參一苗,歸種韶陽。來詩本用‘䃁’字,惠州無書,不見此字所出,故且從‘木’奉和。”

  《大宋重修廣韻·下平·九麻·䃁》云:“碨䃁,地形不平。”《集韻·下平·九麻·䃁》云:“土不平謂之‘䃁’。一曰石名。”是二書皆天水朝音韻著作,前者賜名在眞宗大中祥符四年,至程之才吟詠時已歷八十四歲;後則完稿於英宗治平四年,至和仲步韻時已經二十八載。

 

 

送佛面杖與羅浮長老

  “十方三界世尊面”句,馮景註云:“《法華經解》:世尊十號具足,世出、世間之所宗主,故名世尊。”

  《妙法蓮華經要解》《妙法蓮華經句解》《大乘妙法蓮華經精解評林》《妙法蓮華經卓解》皆未見“世出、世間之所宗主”語。《佛説初分説經》云:“有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十號具足,出興於世。”《佛説十號經》載阿難問何謂世尊,薄伽梵釋云:“天、人、凡、聖、世出、世間咸皆尊重,故曰世尊。”山公蓋混淆經辭以致錯識。

 

 

新年五首·其二

  “看引雪衣兒”句,李必恆註云:“《天寶遺事》:楊貴妃鸚鵡名雪衣娘。詩借用其事耳。”

  北嶽以“雪衣娘”釋“雪衣兒”,似有未切;觀首聯“北渚集羣鷺”語,知子瞻詩非詠攀禽。杜牧《鷺鷥》云:“雪衣雪髪青玉嘴,羣捕魚兒溪影中。”和仲蓋用此成言。

 

 

贈曇秀

  “曹溪更欲瞻遺像”句,馮景註云:“《傳燈録》:曹溪在韶州府城東南。梁時有天竺國僧自西來,泛舶曹溪口,聞異香,曰:‘上流必有勝地。’尋之,遂開山立石;迺云:‘百七十年,當遇無上法師在此演法。’今六祖惠能南華寺是也。”

  《景德傳燈録》《續傳燈録》《增集續傳燈録》皆未見山公引語。事載釋法海《六祖大師法寶壇經略序》,稱天竺國僧名智藥三藏;斯人首録於釋法才《瘞髪塔碑記》,謂曾在法性寺戒壇畔手植身毒菩提一株。

 

 

和郭功甫韻送芝道人遊隱靜

  “我願焚囊鉢”句,馮景註云:“《傳燈録·守清禪師》:有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曰:一瓶兼一鉢,到處是生涯。”

  《景德傳燈録·青原行思禪師第七世·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法嗣》凡録二十五人,《洪州清泉山守清禪師》篇未見山公引語,是辭實載於《泉州後招慶和尚》條。以“瓶”釋“囊”,顯有未確。《十誦律·七法·衣法》云:“看病人先應問病者:‘受何等僧伽梨?何等鬱多羅僧?何等安陀會?何等鉢?何等漉水囊?何等尼師檀?’”知子瞻所謂“囊”即漉水囊,屬比丘六物一種。

 

 

食荔枝二首並引·其一

  “將軍大樹旁”句,程縯註云:“《後漢·馮異》:諸將論功,異獨屏樹下。軍中號‘大樹將軍’。”

  季長以公孫雅號釋“將軍大樹”,未見其確。節侯卒於漢世祖建武十年,至宋哲宗紹聖三年已逾千載;骸骼經歲既久,早成朽土,子瞻焉能在其旁?觀引言“堂下有公手植荔枝一株,郡人謂之‘將軍樹’”語,知“將軍大樹”即陳堯佐親種荔枝。

 

 

和陶桃花源並引

  “凡聖無異居”句,施元之註云:“《傳燈録》:溈山云:凡聖同居,龍蛇混雜。”

  《景德傳燈録》未見“凡聖同居”語。是辭實載於釋延一《廣清涼傳·無著和尚入化般若寺》:“無著曰:‘此處佛法如何?’答云:‘龍蛇混跡,凡聖同居。’”此人屬仰山慧寂法嗣,德初蓋混淆祖、孫語録,故致錯識。

 

 

悼朝雲並引

  “夜燈勤禮塔中仙”句,趙次公註云:“‘塔中仙’,指言大聖塔也。”

  窣堵波例作供藏肉身、舍利、經卷、衣鉢等用,大聖塔爲奉泗州僧伽眞貌起,知子瞻所稱“塔中仙”實謂蔥嶺沙門。

 

 

和陶和胡西曹示顧賊曹

  “長春如稚女”句,查慎行註云:“按《本草》:金盞草一名長春花,言耐久也。但金盞花色深黃,今詩云:‘卯酒暈玉頰,紅綃捲生衣。’迺是紅色,當另是一種。”

  月季四時常開,別號“長春”,子瞻《次韻子由月季花再生》有“幽芳本長春,暫瘁如蝕月”語;花色多紅,正合詩言,蓋即和仲意指。

 

 

贈陳守道

  “烏昇兔降無年期”句,查慎行註云:“《玄奧集》云:日中烏,比心中之液也;月中兔,比腎中之氣也。又《金丹歌》云:若也知時能運用,金烏玉兔自西東。”

  《諸眞玄奧集成》編於有明,輯録《悟眞》論疏九種成帙;悔餘釋辭猶謂黃庭堅《次韻和臺源諸篇·雲濤石》尾聯上句化自《唐詩三百首》,顯屬未確。引文出諸蕭廷芝《金丹大成集》,“日中烏,比心中之液也”等言載《金丹問答》,“若也知時能運用”等語見《七言絕句八十一首·其五十二》;然元瑞爲彭耜徒,子瞻卒於季益生前八十四年,必不能徵此未來實。烏兔進退原係丹家話頭,鍾離權《破迷正道歌》“金烏玉兔自相爭,虎繞龍蟠尋至寶”、趙民《亶甲集》“識得坎離居上下,任從烏兔走西東”、《擒玄賦·盜機》“陽昇陰降,運神巧而出焉;兔走烏飛,在心識而見矣”等皆此類。

 

 

辨道歌

  “北方正氣名祛邪”句,查慎行註云:“《玄奧集》:北方正氣,日月爲輪。搬水運火,晝夜無停。”

  悔餘引文見蕭廷芝《金丹大成集·河車圖》。彭曉《還丹內象金鑰匙·黑鉛水虎論》云:“北方正氣,純粹之精;鑄成鼎器,運養周生。”

  “十二樓瞰靈泉䨟”句,查慎行註云:“《玄奧集》:何謂十二重樓?答曰:人之喉嚨管有十二節是也。”

  悔餘引文見蕭廷芝《金丹大成集·金丹問答》。白履忠《黃庭內景玉經註·隱藏章》云:“重樓十二環,即喉嚨也。”

  “華池玉液隂交加”句,查慎行註云:“《玄奧集》:以汞投鉛,名曰華池紫清。曰:華池正在氣海内。”又云:“《玄奧集》:玉液,口液。又云:何謂瓊漿玉液?答曰:皆神水也。”

  悔餘引文皆見蕭廷芝《金丹大成集·金丹問答》。白履忠《黃庭內景玉經註》云:“舌下爲華池。”又云:“口中津液爲玉液,一名醴泉,亦名玉漿。”

  “子馳午行無停差”句,查慎行註云:“《玄奧集》:在天爲日月,在人爲心腎,在時爲子午,在方爲南北。”

  悔餘引文見蕭廷芝《金丹大成集·金丹問答》。子午周旋原係丹家話頭,魏翱《周易參同契·流珠金華》“子當右轉,午迺東旋”、呂巖《鼎器歌》“子行陽火虎龍交,午退陰符自保固”等俱斯類。

  “三田聚寳眞生涯”句,查慎行註云:“《玄奧集》:腦爲上田,心爲中田,氣海爲下田。”

  悔餘引文見蕭廷芝《金丹大成集·金丹問答》。白履忠註《太上黃庭內景玉經·黃庭章》“三田之中精氣微”句云:“三丹田中氣。”是“三田”即“三丹田”。《嵩山太無先生氣經·慎糧法》云:“上丹田,泥丸腦宮也。”又云:“中丹田,絳宮心也。”再云:“下丹田,臍下氣海精門也。”

  “天地駭有鬼神嗟”句,查慎行註云:“陳楠《翠虚篇》:金翁玉姹奪造化,神鬼哭泣驚相喧。”

  陳楠從薛式修道,太原遇石泰授法在徽宗崇寧五年;其時蘇過遵父囑葬柩於郟已四載,子瞻生前焉能化用南木語?以鬼神嗟呀表讚賞意向爲詩家習語,杜甫《麗人行》“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白居易《一字至七字詩》“調清金石怨,吟苦鬼神悲”、元稹《琵琶歌寄管兒兼誨鐵山》“因茲彈作雨霖鈴,風雨蕭條鬼神泣”等皆其類;玄門尤喜用作標榜修爲,李郢《紫極宮上元齋次呈諸道流》“五龍金角向星斗,三洞玉音愁鬼神”、李洞《賦得送軒轅先生歸羅浮山》“詩帖布帆猿鳥看,藥煎金鼎鬼神聽”、熊皎《贈胥尊師》“房閉十洲煙浪闊,籙開三洞鬼神驚”等均此類。

 

 

和陶時運四首並引·其一

  “誰其裔苗”句,施元之註云:“《史記·項羽紀》:豈其苗裔耶?”

  德初以“苗裔”釋“裔苗”,意雖近似,究嫌未切。《晉書·藝術列傳·麻襦》云:“裔苗葉繁,其來方積。”子瞻蓋用此成言。

 

 

又次韻二守許過新居

  “聊欲跏趺看此心”句,施元之註云:“《大毗婆沙論》:結跏趺坐,是相圓滿。”

  《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結跏趺坐”凡二十六見,未覩“是相圓滿”語,《雜蘊·無義納息》云:“問:結跏趺坐,義何謂耶?答:是相周圓而安坐義。”《釋氏要覽·禮數·結跏趺坐》云:“《毗婆沙論》云:是相圓滿安坐義。”釋道誠改“周圓”作“圓滿”,義已微別;德初蓋未覈原文、徑摘類書,遂致釋辭成訛。

  《一切經音義·大般若波羅蜜多經·能斷金剛分·跏趺》云:“結跏趺坐略有二種,一曰吉祥、二曰降魔。”又云:“先以右趾押左股,後以左趾押右股,此即左押右,手亦左居上,名曰降魔坐。”再云:“先以左趾押右股,後以右趾押左股,令二足掌仰於二股之上,手亦右押左,仰安跏趺之上,名爲吉祥坐。”

 

 

謁金門·秋夜

  “低玉枕涼輕繡被”句,傅幹註云:“晏元獻詩:老覺腰金重,慵便枕玉涼。”

  晏殊傳世詩未見子立引文。是辭實出諸歐陽修《歸田録》:“晏元獻公喜評詩,嘗曰:‘“老覺腰金重,慵便枕玉涼”未是富貴語,不如“笙歌歸院落,燈火下樓臺”——此善言富貴者也。’”《試筆·謝希深論詩》則云:“晏公曰:‘世傳寇萊公詩云“老覺腰金重,慵便枕玉涼”,以爲富貴,此特窮相者爾。’”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吳曾《能改齋漫録》、何汶《竹莊詩話》、魏慶之《詩人玉屑》等皆録前條,張邦基《墨莊漫録》謂後説載永叔《雜書》。寇準集中未見“老覺腰金重”語,蓋全篇已佚,唯殘句藉詩話流行。

 

 

和陶勸農六首並引·其六

  “千箱一軌”句,施元之註云:“《毛詩·小雅·甫田》:迺求千斯倉,迺求萬斯箱。黍稷稻粱,農夫之慶。”

  德初以“萬斯箱”釋“千箱”,顯有未切;若謂“千斯倉”“萬斯箱”省稱“千箱”,究嫌迂曲。“千箱”爲辭習見,劉楨《魯都賦》“殘穗滿握,一穎千箱”、萬齊融《阿育王寺常住田碑》“千箱既積,五穀斯分”、白居易《與諸公同出城觀稼》“歲望千箱積,秋憐五穀分”等皆此類。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藤花館
  • 顺其自然者
  • 人参果
发送

1条评论

  • 478
    积分
  • 37
    博文
  • 98
    被赞

个人介绍

雅樂聲中揅漢籍,清茶味裏拭唐鋒……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