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常州三杰纪念馆采访纪实——“以红溯源”实践团

“以红溯源” 最后编辑于 2023-08-23 15:42:41
1342 0 4

1.刚过来的时候,当时是班级团支书,带大家去参观这些纪念馆,设施是有点的。到后来我们就是过了大一的时候,大二再来参观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了一些像智能的那种设施投入,像进学校那个门口翻书的那种。所以我们觉得就是红色资源投入了很多,然后进行了很多数字化的创新,我们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形式?

主要其实就是几大看法,一个就是馆设的提升改造,第二个呢就是我们教育活动的创新发展,像我们现在有好几个都是已经创出了品牌活动,像今天我们呢就有三个游学活动,这个游学活动在我们三个馆都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我们称作为馆内的游学线路,因为这就有别于我们平时通常的讲解,我们把讲解和沉浸式演出这种互动的体验或者还有一些诗词,瞿秋白的诗词还有一些包括手作,就把多种的这种教育方式融合在整个展览或者是讲解过程,丰富了大家的体验。然后这个活动也是从21年开始做,现在也已经三年了,现在反响还不错,这是馆内的线路。第二个呢,就是我刚才说的一个品牌活动,22号星期六我们这里三点到四点会有一场瞿秋白纪念馆小剧场演出,也是从21年开始我们开创了这个“又见少年阿双”,这个是我们第一次尝试,然后陆续我们又开发了好几个短剧,而且我们后期开发的这些短剧都是以国演来演,台词也都比较短小精悍,也都是家常的那些场景,直接可以把我们的生活建立下链接,所以说我们是想让大家倾尽全力。他的确是一个那么伟大做出那么多理论贡献,是在历史是一个,瞿秋白也好章太炎也好,他们都是做出非常卓著贡献的、铁一般的人。但是他们有的人也是像我们这样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所以我们用这种形式让大家走近他们感受他们,我觉得这个形式大家也都很喜欢,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品牌活动,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包括我们还有月之秋白,我们挖掘了他们身上不为人知的那些闪光点,然后我们把它搞成一个系列活动,并且出了教材《月之秋白》。我们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可以在不断地探索怎么样利用这些红色资源,并且以我们三杰馆为核心,然后去链接更多常州的历史文化资源。而且我们常州不只有常州三杰,还有很多很杰出的人物,就像璀璨的星星一样。但是呢,也有一个特点是我们常州的这些名人故居,它的体量都非常小,如果说是散状的话呢,就不利于传播,所以我们以红色资源为主,然后融入其他资源这样的游学,我们在其中也加入了很多进行设计的教育活动,边听边看然后边问,一路走过去,让参与的人就是平时这个大街或者是故居门前你可能来过很多次,但是你并不知道他的未来,并不知道这个人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能够让大家真正认识身边这方土地原来有这么多伟人,也油然而生一种小小的自豪感。常州的确是一个非常内敛非常低调又非常很有历史文化底蕴的这样的一个城市,常州这些人身上也体现着我们常州人经世致用这种注重实干、谦虚但是呢非常有风度,不管是三杰还是其他的英雄,就是做了这样一件事情。

 

采访合照.jpg


2.老师,刚刚听您讲到了开创了很多新的活动形式,那就是想问问,您对剧本杀这种形式有没有了解一下?

了解了一下,因为我们也有团队想要做这个剧本杀,但是呢,因为我知道剧本杀其实已经火了一段时间,现在呢倒是到了一个比较平缓的发展期,也可以说是一个正规范的时期呢,国家对剧本杀呢也进行了比较有力度的管理,那么我觉得这个形式呢是非常好的,因为是适应现在年轻人的,但是我们特别是常州三杰,我们讲的是真实的历史,我们要用真实的历史去看人、教育人,剧本杀其实是,一个是小说剧本,是一个再创的小说,可能是用到了一个人物的元素,但是里面所有的内容可能是非真实的,这个和我们馆的定位和意义有一点点矛盾。因此呢,在做剧本杀时,剧本的难度非常大,并不是不能做,但是这个要有非常高超的技术。剧本写出来的,因为咱们剧本杀基本上都要有悬疑、推理,然后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个剧本的创作者他不具备相应的比较好的党史知识,包括我们宣传也有记录。我们这种教育呢,是更加入戏无声的,是走进一个人,然后去了解他的人生,然后收到这种感染。但是剧本杀呢,人并不重要,但是情节非常重要,这个难度很大,不是不可为,而是难度大。有过创作商业公司创作过的其他的,大家都知道基本上现在剧本杀是很多公司在做,我也是和他们提出来这个观点。就是史实嘛,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要用党史来教育、感恩,要用真正的历史。有些咱们能够演绎,而我们党史是不能够演绎的,也不应该演绎,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党的历史还是历史吗?但是呢,我们是一个很严肃、庄重的这种信仰的殿堂,但是我们在传播的过程中我们未必要那么板起脸来,要有那种上课的感觉,形式不一定是特别严肃的,像我们现在探索这些,发现只有这种比较活、比较生动的。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从门前走过纪念馆,脑子里面就已经有了那种印象,就是那种好像要讲给你听,要给你灌输某种东西。我们还是希望你们在听的过程中突然之间这一点能够打动你。

 

3.但是假以时日,如果他们能够把这个真实性、生动性全都做成,那我们有没有可能达到一种效果,因为它是小范围的,其实那我们在活动形式上,你们觉得如何去扩大一次活动的影响?

对,这个剧本杀没有办法,因为剧本杀它的特性是玩的几个人沉浸其中,如果要它有什么影响力,也很难、非常难。如果你们想把这个作为一个非常大的课题呢,我倒觉得你们可以换个思路,就是不是去创作剧本杀,而是去探索一下这些政治题材、严肃的题材可不可以用剧本杀,剧本杀它的优势在哪里。它的这个需要我们注意的条件在哪里,然后怎样的团队才能创作出剧本杀,然后我们面向的团队,比如说我们剧本杀出来了,我们的受众是怎么样?我觉得我们剧本杀基本上是大学生以下,应该是高中生,大学生高中生的事情。

 

4.因为我们也是看中了剧本杀这样一直沉浸式讲故事这样一个优点,同时我们也看到现在的大学生,像大家的审美品味和政治素养也算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是有看到大学生对于红色剧本杀这样一个形式,如果有创作的好的能力和好的红色资源,大家是可以高度认可高度认同,并可以参与其中进行创造性改造的。因为像我们团队是有自己尝试过去广度地调研一些江苏省内的红色资源,我们也创作过一个小型的剧本杀,就不像市面上的储量的那么长,然后在校内进行了一部分的实验,比如说利用学校的一些社团组织去进行校园文化活动,试图让它走进思政课堂,与老师所教的近代史马原这些思政课相结合。因为我们都是本着严肃性与还原性去进行一个创作,所以说我们在学校里面取得了一些还不错的效果,就是想看一下有没有在社会上或者像常州三杰这样的红色纪念馆合作的可能性。

如果说要是在我们纪念馆呢,我们自己本身主要的方式可能还是只是情景剧,其实也有共通之处。

像我们所写的红色剧本杀,在学校我们也有以它为蓝本,把它改造成沉浸情景剧,然后在学校里五四纪念节日进行了一个展演的形式。

对,基本上我觉得可能给你想象的空间会少一些,这种方式我觉得是可以的。

图为实践团成员对瞿秋白纪念馆人员进行采访 .jpeg

那如果说假以时日我们能够把我们之前撰写的剧本杀经过改变变成情景剧,可能给贵馆提供这样一种方式?

可以,我们可以一起来探讨一下它的可行性,有没有可能落地,有没有可能在我们这里把你们的文字变成现实。

因为我们在学校演过很多次,包括像如果作为一种思政教育的话,如果我们能达成一个合作、贵馆能提供一个舞台的话,我们是可以演这个剧。

那非常好,我们也非常愿意帮你们搭建这样的平台。

我觉得如果能达成这样的话,还是现阶段可行性更强

我们其实最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就是怎么样去感染和吸引更多的像你们这样的大学生、年轻人。不可否认现在这种传媒、小视频、短视频,它们的这种传播性、穿透力、人们不知不觉的对它们的这种依赖感,会很大地垄断了人们的注意力,也会让我们慢慢丧失了深度的思考,所以一旦要给他一些严肃的东西,他就会习惯性地就在内心拒绝,所以我们在想怎么样才能走进大学生的内心。今天你们这种,你们首先在学校里讲,感觉还不错,那么我们也可以给我们一起来。其实我们一直向你们学习,这个是真的,就是我们不能说是我们自己想想,就是你要的什么是爱,不是说我给你就是爱,是已经想到了我给的。这个和我们做的是一个道理。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西江月
  • 顺其自然者
  • 月满西楼
  • 人参果
发送

0条评论

  • 58
    积分
  • 6
    博文
  • 9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