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致敬东坡】学问藏在紫藤中

风清月朗 最后编辑于 2023-08-05 08:12:49
2225 5 7

学问藏在紫藤中

月朗

(此文是为孩子们写的下水文,应对苏州市2022年中考作文:请以“学问藏在_______里”为题,写一篇文章。

紫藤.jpg

这株紫藤花已经有900多年的历史,她款款地从宋朝走来,浅唱低吟里带着那个朝代如琢如玉温婉谦逊的君子风范。你听,他在吟“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濛月转廊!”他在叹:“人间有味是清欢”“腹有诗书气自华”,他在颂,“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如今,我就站在这株紫藤花树下。这藤生长在“名下名士有部落,东南无与常匹俦”的延陵藤花旧馆。

烈日如火,微风懒困,挡不住我对苏子如涛涛江水般的崇拜。714日,我携了几个稚童一起去瞻仰前后北岸7981号的东坡旧居——藤花旧馆。

说起藤花旧馆还得说一说我和文友们的一个微信群,取名藤花书院。群友皆是苏东坡的骨灰级粉丝,群里的大咖们时不时地会聊起苏词及藤花旧馆,我也因而了解到苏轼与常州太多太多的不解之缘,私下甚为仰慕,早已把苏子列为灵魂里的座上宾,困顿萎靡时的清心神衹。读懂东坡,就不会有想不开的事,解不了的愁了。难怪人们也称他为坡仙啊!

车停在常州市第一人民医南门处,我们就朝着延陵西路方向,穿过一条100米左右的窄窄的江南特色粉巷,再右转就到了。院子围墙门右侧挂一牌匾:苏东坡纪念馆。馆门口还有一块木制大屏风,上面刻着一幅“东坡坐船入常”图,彼时正值六月初三日,酷暑难耐,恰如今天我们来的酷辣气候。此时的东坡,虽然被贬,虽然年事已达66岁高龄,虽然是从被贬的海南岛刚刚返回,一路上已经染有小恙神色疲乏,但他可是当时的顶流巨星,常州城几乎是万人空巷,大家都来运河岸边顾塘桥畔想一睹顶流“芳颜”。我们的东坡仙人,一如他平常的坦荡豁达,看就看呗。为满足常州里人久候的热情,他头戴小冠,衣披半袖,上身半裸,端坐于船头。在那个有水井处皆有诗的年代,即使不会作诗,也个个会唱诗。苏东坡的诗词,那是可以用来传唱的,苏诗一出,风云轮转,很快就歌馆楼台声遍遍,秋千院落乐连连。如今的顶流们,不管是刘德华、刀郎等谁能与他相比?关键是人家从21岁会试就考了第二名,主考官欧阳修一见这份字迹潇洒恣意的卷子,通篇文章更是行云流水,说理透彻,文辞无与伦比。若不是欧阳修以为这是自己学生曾巩的试卷,为避嫌疑,苏轼就是妥妥的第一名了。后来他曾赞曰:“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然后在1061年的制科考试中,考了三等,其实就是第一名,因为一等二等一直空缺。宋仁宗朝规定,制科第三等和和进士第一(状元)一视同仁。制科考试结束,宋仁宗看到苏轼兄弟双双登科,(苏辙考了四等,也就是第二名)。高兴地说:“朕今日为子孙得两宰相矣。”

苏轼一出江湖,江湖上便都是他的传说。如今,在江湖上流传了四十五年的名流来咱们常州养老,那绝对是常州轰动性的新闻。再加常州有苏轼那么多好友,又是崇文敞尚学之地,当时的盛况自然可以想象了。

读着苏轼一生的坎坷,不是被贬就是在被贬的路上,我不由得深深心疼这个男人。年轻时,我曾经那么喜欢他的多情,你看他写给苏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他写给去世十年的妻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他写给密州市民:“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一个如此多情的才子,走到哪里不受人欢迎,当然除了那些一心要迫害他们的政客们。君子与小人的区别也便如此,君子见才子,怜惜敬重之心频起,总要帮一下推一把才觉人生有意思。而小人见才子,妒忌痛恨之心丛生,必想除之后快。苏轼的傲骨,苏轼的才华,反而成了他的人生之路绊脚石。李白曾叹“行路难”,世间有才之人行路难的总不在少数。这样的事,自古有之,苏轼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但最能豁达从容的,苏轼却是最优秀的一个,所以才有“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所以才说“休对故人思故园,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走进院子,便见西边的粉墙上画了一幅孤舟停泊图,上题两句诗“多谢残灯不嫌客,孤舟一夜许相依”。对了,1074年,身为杭州通判的苏轼前往润州时,路过常州东郊,夜宿通济桥下写下的《除夜野宿常州城外》的诗作。平时总喜欢读他的诗词,但这首直面常州的诗却是第一次。脚行之处亦是缘,谢谢东坡对常州的缘,对文坛的缘。我站在这粉墙诗作边留了一个影。抬头间,但见了这株极为茂盛,几乎盖住了半个小院的紫藤。站在紫藤树下,我不禁想起:“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苏学士心里的芳草,是诗,是人,是仕途,也是人生的豁达与境遇,甚至他乡亦故乡的心态。我想,常州也定是大学士内心的芳草。虽然东坡居士在此生活了四十多天就去世了,虽然这个院子几经战乱,几毁几灭,然后这株紫藤却替他守护了千年,这是坡仙的芳草呀,是中国文学史上最灿烂的星辰弥留地呀!

月朗东坡.jpg


院子里的楠木厅里陈列着一块块匾额,及苏子和好友们的雕塑。这些文字值得停步一一细读。尤其是他十四次来常州的年份记录,更让我感动。他是一个很会写日记的人,每到一处,每有感受必成诗词或书信,更幸运的是这些还能流传下来,可见人们对他的崇敬和宠爱!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六月下旬,苏轼病重。七月二十八日,巨星陨落。惊闻噩耗,常州百姓街头相告痛哭,常州商界自动休市三天,悼念这位巨星。东坡临终前,他将浸凝其父子三人心血的《易传》《论语说》《书传》三部经学著作交给他的常州好友钱世雄。当时,东坡的所有作品都被朝廷封杀。但不久,《易传》还是被偷刻出版,书名改为《毗陵易传》,作者名为毗陵先生。毗陵者,常州另一称谓也。原来这么多年来,苏轼即毗陵,毗陵即苏轼,常州的这张名片,实在太响亮了。

出了院子,我又来到紫藤树下,心情出其的平静。“庐山烟雨浙江朝,未到千般恨不休。到得别来还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传说这是苏子去世前写的最后一首诗。他多么想来常州养老,所以一次次上书,最终梦圆常州,想来也是“到得别来还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想来那一刻,先生也是“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想来,“此心安处是故乡”。

千年紫藤,千年系诗魂。我抱拳向紫藤致礼:“多谢紫藤不嫌僻,孤生千载长相依”。我我们告别紫藤,暑热似乎退了大半,再穿过狭长的粉巷,仿佛听到小巷的感怀,“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小巷.jpg


202385日星期六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风清月朗
  • 西江月
  • 李雨熹
  • 荷边垂柳
  • 孙来玥
  • 戚轩翊
发送

5条评论

  • 还有一些句子不通顺,也有其它错误,有空再改!
    2023-08-07 08:28:22 0回复
    0
  • 文人说文豪。
    2023-08-05 15:39:04 0回复
    0
  • 请问图中是学生还是韦老师?
    2023-08-05 09:57:46 1回复
    0
  • 谢谢涓涓!
    2023-08-05 09:06:19 0回复
    0
  • 曾恨春来独倚窗,紫藤不解为谁香。
    如今阡陌皆通顺,依旧琼花空自狂。
    2023-08-05 08:24:29 0回复
    0
  • 4408
    积分
  • 640
    博文
  • 1035
    被赞

个人介绍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江苏省报告文学会员。一个热爱生活,热爱孩子,喜欢写作,喜欢美食,喜欢旅游的女子。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