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君子之交淡如水

一颗白菜 最后编辑于 2023-05-11 00:03:42
1398 3 2

 

  村中又死了人,这下大家更是人心惶惶,尤其是那死了人的池边,白天都不敢去那里了。

  村长姓李,是个有胡子黝黑黝黑的中年人,长的壮实,而且是个初中文凭,是村中为数不多读过书的人。荷花村的村长三年一换,可是现在年轻人都往城中打工去了,留下的都是些老人孩子,大家都对李村长感到满意,于是干脆就不换了,今年是李村长连任的第十年了。

  前几天早上有人早起去镇上的集市,路过荷花池却发现池中飘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在一片片绿绿的莲叶中十分显眼。那人叫来村上的几个人一起来看,村长过来,叫众人坐船下水,去把那东西捞上来看看。

  表现得最积极的是单身汉老姜,三十多岁了,还是一个人,没有媳妇,他干的活多,等会就可以去村长家吃一顿饭,所以率先坐船下了水,其他人陆续跟上。

  只是当老姜走近看清楚是什么后,吓得惊叫一声,一下子没站稳,掉进了水里。

其余众人也吓得面色发白,连忙往回跑。

“村长,俺看的真真的,那是个,那是个死人。”岸上看热闹的众人也被骇了一跳,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最后还是村长安抚了全村人“虽然是个死人,但是俗话说,死者为大,我们先把尸体抬上来,看看是哪家的人,把他埋葬了。”村长的话很管用,众人再一次下水,这次将尸体捞了上来。

  这个人看得出是个男人,尸体都被泡肿了,脸上青黑青黑的,整个人比平时膨胀了三倍不止,还散发阵阵恶臭。

  周围看热闹的人这下更害怕了,离得远远的,交头接耳的讨论着。村长问道“大家都来看看,这是谁家的人,谁家有人这几天没回来。”

只是没人回话,窃窃说话声音却很大,村长朝周围看一眼,又问道”这是谁家都人,你们,“话未说完,就看见从人群中冲出一个瘦弱女人,牵着一个孩子,背上背着一个孩子,哭喊着跑过来,趴到尸体身上,嘴中又喊又骂”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走了叫俺一个人咋办,这个娃咋办。“女人牵着的孩子也在哇哇大哭。

  村长这下认出来了,这是住在村尾的老赖二人,老赖生前爱喝酒,应该是喝酒不小心淹死的。村长叹一口气,自己加钱,给老赖埋了,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是没想到村中又接二连三死了人。

  先是一个男娃娃,白天出去玩耍,到了晚上还不回来,找了一晚上都没找见,结果第二天在荷花池中发现了尸体,也是肿胀青黑,颇为吓人。接着就是昨天,单身汉老姜死在了荷花池中。

  如果说一次两次是意外,但是现在就很有问题。

  村长拿着烟卷,吧嗒吧嗒吸俩口,看着坐在家中的几个人问道“现在怎么办,这件事怕不简单。“

  这几个都是村中的老人了,其中一个打扮精干的奶奶说道“看来是水仙娘娘来了,这两天就准备鸡鸭鱼肉,还有好酒,我们三天后祭拜水仙娘娘。”

  所谓的水仙娘娘就是水鬼,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听说这水仙娘娘是荷花村养的,荷花村的老祖宗想要发财,就找人挖了一个古代娘娘的坟墓,移到了荷花池中,想让娘娘保佑荷花村村民,却不想请神容易送神难,那娘娘自此就不走了。紧接着荷花村中经常死人,能搬的人都搬走了,留下了她们这些人。

  村长又吧嗒吧嗒吸两口烟卷,点头同意“就这么办,杨婆婆你来办,怎们样。”杨婆婆就是刚刚说话的老奶奶,忙答应村长道“好。”

  三日后,祭品摆放好了,杨婆婆穿着一件画满卦阵的黄袍子,这是她们家祖传的,传男不传女,只是当时她们家就她一个女孩,于是就传给了她。

  杨婆婆口中念着神词,眼睛紧闭,面容冷肃,约莫半个小时后睁开眼睛,对旁边两个人说道“将祭品放下去。”

  那祭品落入水中,先飘到了荷花池中间,然后慢慢沉了下去。杨婆婆面容严肃,对着众人道“这两日不要来这水边玩。”众人忙点头。

  祭祀完成,众人中心似乎吃了安心丸,却不想第二天早上就出事了。那昨日沉下去的鸡鸭鱼又飘上来了,有人看见,忙跑去通知了村长。村长一听,连鞋子也来不及穿,跑到荷花池边看去,果然,鸡鸭再水面上飘着,没有沉下去。村长脸色凝重,村长儿子将村长鞋子拿过来,给村长穿上,村长连忙叫他回去。然后自己和送信那人去了杨婆婆家,却不想更加骇人,杨婆婆竟然已经死了,面色虽然安详,但是是睁着眼睛的。

  众人吓到不敢呼吸,村里的人都来了,村长定定心神说道“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将水仙娘娘。”说着做了个用手抹脖子的动作。

  其中一个年轻人举手道“我同意,我们不需要这劳什子水仙。”话未说完,就被身后的年长老头用手狠狠敲了脑瓜一下,截住话题。

  那年轻人不满看向身后,他在外地打工,这两日回家,却赶上了死人的事情,他接受过科学的教导,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鬼,但是乡亲们不信,现在是个好机会,正好让他们相信,看看究竟有没有水仙娘娘。

  那老头是他父亲,一脸凶相,皱眉道“去去去,家去。大人说话,小孩子掺和什么。”这种鬼神禁忌,他不想他的儿子沾染。

  那年轻人一听,抹了一把头发,转身恨恨离去。

  众人没有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中,继续商讨到,村长看着那老头问道“赵老哥,你有啥办法没?”

  赵老头点点头,往前走几步,低声说道“住在隔壁柳村的戴先生,年轻时就是干这个的,那年灾荒逃难,我和他住过一段时间,有些情分。我们将他请来,给我们看看,怎么样?”众人沉吟片刻,纷纷点头,“中,就这么办,赵老哥,就你去请吧。”

  找老头自然不会推辞,点头答应。

  说走就走,第二天,找老头准备好干粮就前去柳村,只是走到村口荷花池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他眼花,竟然看到池中间站着一个人,赵老头手脚颤抖,不再看水池,连忙跑远。

  路上看见了人,搭上了牛车,才觉得安心,等到柳村已经是晚上了。一路打听,知道了戴先生住的地方,便赶紧过去。

  等到了戴先生家门外,不由赞叹,真是气派富裕。很快有人来开门,是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赵老头猜测,这估计就是戴先生的孙子,果然,那小男孩问道“你找我爷爷什么事?”

  赵老头还没回话,里面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没规矩,客人来了,哪有站在门口说话的。”那男孩一听,连忙请赵老头进去,赵老头一进去就看见一个鹤发童颜的人,他还有些恍惚,上次见戴先生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令赵老头意外的是,戴先生竟然一眼就认出他来了,并且说他身上黑气缠绕,可是有不干净的事情发生。

  赵老头一想到今天早上自己在池边看到的,就浑身起疙瘩,连忙说道“先生好眼力,荷花村出事了,正要请先生去看一眼。”

  戴先生却淡淡叹一口气,赵老头担心不已,戴先生随后又说道“你我二人二十多年的交情了,也罢,我明早就随你去看一眼。”

  赵老头高兴起来,戴先生与他志趣相投,都是爽朗守信的人,当年逃难在一起住的一个月中,已成为好友。今晚戴先生又招待他,二人秉烛夜谈,十分高兴。

  正事不能忘,第二天天一亮,二人就前往荷花村。在荷花村门口,戴先生看着荷花池皱眉,似是十分的棘手。

  赵老头心中担心,但是没有打断戴先生,良久,戴先生转过来道“走,进村里看看”。赵老头一路上将荷花村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先领着戴先生去了村长家中。

  村长一看来人,连忙迎出来,拿出好茶招待。戴先生也不隐瞒,直截了当道“村中怕是这些天都不会安宁,不知是不是惹了那东西,在村中就不走了。”村长闻言面色苍白,村长媳妇差点当场昏过去。

  村长颤颤巍巍向戴先生跪下来,激动道“先生,先生救救我们荷花村呀。荷花村一百多个人呐。”戴先生将村长扶起来“你先跟我说,这东西到底是怎们来的。

  村长便将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戴先生沉声说道“你们既然已经祭祀了,按理说这东西应该走,现如今这样,只能说它还不满意。这样,明日我们在来一次,这次不仅仅是鸡鸭鱼肉还要有一头牛,一头羊,一头猪。“

  村长将这个消息告诉村民,大家心疼的不行,纷纷反对,鸡鸭鱼还行,可是这牛羊还有猪都是平日里留着过年的,大家都舍不得,这件事村长也没办法。戴先生听后心中叹一口气,只说另想办法。

  可结果第二天夜里,村中又死了人,没有人敢去荷花池边,这人也不是死在水中的,而是自家茅坑中,众人听后再也坐不住,纷纷掏钱去买牛羊,还有家中的猪也拉过来。

  戴先生面色凝重,这天晚上,叫全村的人都去池边,等符纸烧了,全村就跪下磕三个头,送走水仙娘娘,老人小孩都去,只是戴先生没发现,赵老头也没发现,有一个人没来。

  这一次祭拜结束,看着祭品刚入水就沉了下去,大家心中顿时送了一口气,只要以后没事了就好。

  一连平静了三天,都没有死人。大家都纷纷来感谢戴先生,戴先生十分谦虚,只说这个是大家自己出钱消灾,与他没关系。

  这日戴先生刚离开,村中又死了人,众人的心又提了起来,有些人甚至哭喊骂戴先生是骗子。

  戴先生也面色凝重,再一次来到荷花村,荷花池上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戴先生心中有些悲伤,这次死的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好友赵老头。

  村民看见戴先生没有了上次的热情,只有村长将戴先生请进屋,也不说话,一个劲的叹息。

  戴先生忽然眸光一凛,恨声说道“既然它如此无礼,也休怪我们冒犯。“这番话倒是将村长吓一跳,戴先生将背包中的东西拿出来,正准备着,却见门外冲进来一个拿菜刀的年轻人,眼神发红,充满恨意,要不是村长拦的快,只怕就要伤到戴先生了。

  戴先生看着那年轻人,淡淡说道“你有什么伤心的,那天祭祀,全村人都去了,你为什么不去?“这句话如天雷,一下子使在场各位愣在原地,尤其是那年轻人,目光震惊呆滞,他是信科学的,不信世上有鬼,那天祭祀他心中嗤笑,就瞒着爹娘没有去。但是死的就是他爹,他此刻也分不清究竟是不是他的错,眼睛一翻,一下子晕倒在地。

  戴先生却不管他,对村长说道“叫他娘把人接回去。“村长点点头,复杂看了一眼那年轻人,又重新帮戴先生整理。

  傍晚,戴先生独自一人带一把桃木剑,前去了荷花池。村长十分担心,但是戴先生不让他跟着,让他后半夜听见声响再过来。

  村长不知道戴先生是如何除去那水鬼的,只是当他听见一声巨大的响声时,连忙跑过去,却看见戴先生衣衫完整,手中一块黑布中却包着水。

  全村人都过来看,戴先生走到众人面前,将手中桃木剑刺向黑布,黑布竟然一滴水都没有露出来,随后又将黑布扔到地上,对众人道“水鬼水仙娘娘已除,荷花村以后再没有水仙娘娘。“

  众人立马惊呼起来,村长也高兴起来,因为蒙在荷花池上的雾气正在一点点散开。村长问戴先生是如何办到的,戴先生却不肯说。

  戴先生又走了,这次确如戴先生所说,村里再也没有无缘无故死人,安宁了好长一段时间。

  其实,只有戴先生知道,那黑布中的水,其实就是普通的水,那水底下还是有东西,但是这东西送上来了一包水,戴先生明白了它的意思,君子之交淡如水。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西江月
  • 顺其自然者
发送

3条评论

  • 不报警?不符合现实。锁户什么的,有一整套流程的。
    2023-05-11 09:47:34 0回复
    0
  • 有些现象,用科学真一时解释不清。
    2023-05-11 09:00:26 0回复
    0
  • 很玄幻啊。死这么多人,跟结尾是什么关系?最后一段没看懂。请解释
    2023-05-11 08:48:13 0回复
    0
  • 137
    积分
  • 5
    博文
  • 34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