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不是老师的老师

润边幽草 最后编辑于 2023-01-14 15:29:17
7795 9 17

     文友莫兄微信发了龙城博客链接给我,点开一看,是常州晚报退休副刊主编李寿生老师的大作《不待扬鞭自奋蹄——老作家朱宪法追忆》。只看到:方知宪法因高血压中风、脑梗,已于今年1月12日离世。我便抬头问同事,今天是12号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立即拨通莫兄的电话,想邀莫兄一同前往吊唁,赶去送老朱最后一程。莫兄听完我急切的陈述,让我别激动,告诉我老朱已经去世一周年了。李老的博客是去年写的。我唏嘘,他是我们的启蒙老师。其貌不扬的老朱,引领我走出港务处,走出交通局,走到常州日报、常州晚报的副刊,走到影视评论的前沿,与文字结缘。这个落魄文人,努力奋斗,从码头工人成长为宣传干事,用诗歌抒发生活的苦难艰辛,用散文描述所见所闻。生活所迫,文才和尊严一点点耗尽,其间的苍凉与无奈,他没有向任何人诉说。
     初进单位时,港务处宣传科创办了自己的报纸,老朱和老蔡是责任编辑。每月二期,每期四版。内容由港务处基层各位通讯员提供,会议精神,通讯报道,先进人物,典型事迹等。我们一拨文学青年,最喜欢老朱负责的第四版副刊。那时没有网络,没有多媒体的平台,副刊是我们的阵地,我们的战场。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少年维特的烦恼,青春期的迷茫,心比天高的设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忧伤,淡淡思绪浓浓亲情,游山玩水时的所见所闻……三山港的莫兄、康达华的罗君、南港的何美女和港机的我,是投稿的积极份子,都是老朱的兵。心高气傲的我们,卯足了劲,在副刊抢地盘,刷存在感。隔段时间,我们会被老朱号召去开会。会议一般安排在周三下午,港务处五楼会议室,矮矮的、胖墩墩的老朱,经常熬夜,视力极差,举着专用稿纸,在午后的太阳下,眯着眼睛点数,数完走下来发放,你一叠我一叠。有时,我们会捉弄他,明明拿到稿纸了,偏举手说,“朱老师,我还没有!”忠厚的老朱,走路撞了电线杆,都会说“对不起!”的人,根本想不到我们会使诈,好脾气地如数补上。统计投稿数量,布置下期任务,是老朱的必备课。表扬数量和质量胜出者,激励落后者,老朱有自己的方法。得胜者,可以跟他去常州日报社校对下期报纸。那时,我们不看重稿费多寡,把能去校报,当作最高褒奖,每个人都想去。实际上每个人都轮流去过。
      我们这群新鲜血液的注入,报纸生动活泼起来。老朱把我们写的好文章,向上级报刊推荐。就这样,老朱带着我,我带着一篇《三九的馄饨》手写稿,走进交通运输报编辑部。汪编打趣老朱,“猪(朱)头带的徒弟,文笔不错!”一身中山装的老朱,站在一旁乐呵呵地傻笑,回应道,“那是!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说完,还远远朝我竖起大拇指。
我们一群人,还跟着他参加了一系列活动:邀请张戬炜来开写作培训班;跟着白仲官工程师看桥采风;到亚细亚看电影写影评;轮流到各个基层参加学习……
      笔耕不辍,炼就了我的胆量,给《交通运输报》、《常州日报》、《常州晚报》投稿,在亚细亚做专业影评员。港务、汽运和轮船三大公司合并,成立了交运集团。这时,老朱却犯了男人会犯的错,被通报到集团,宣传工作是做不下去了,被调到西港做加油站工人。我出席各种会议和活动,总会碰到熟人问起老朱的近况。有的了解其情况,有的不甚了解,每问到我,我脸色通红,心脏狂跳不止,仿佛是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应付。我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却又无力帮助他改变现状。
      很长时间,没有老朱的任何音讯。几年前,莫兄联系我,提出一同去拜访老朱。我欣然答应。我们只知道老朱住在勤业,没有他的手机号码,怎么都联系不到人。遇见本是小概率事件,一念之差彼此错过。被人指指点点的老朱,像极《红楼梦》中的癞头和尚、跛足道人,安于现状,固守清贫,饱尝世态炎凉,纯真不忘初心,坚守精神家园,默默无闻离开。

                         

749e5012e88c7d4dbeeabd41d3753b9.jpg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珍珠传奇
  • 泉水涓涓
  • 顺其自然者
  • 月满西楼
  • 嫳屑男子
  • 陈鹤芳
  • 人参果
  • 徐永固
  • 竹简幽虫
  • lzz_
  • 张秋生
  • 方块糖
  • 荒漠鹰
  • 无所求
  • 八月小龙
  • 陆吾
  • 双桂女
发送

9条评论

  • 文字结缘,即是纯真。
    2023-01-31 09:58:14 0回复
    0
  • 不忘初心
    2023-01-16 16:07:36 0回复
    0
  • 润边幽草 你写的是“你们的人”——一个交通港务处里曾经的办事员,如今无法忘却的老师和徒弟……
    你不会写“ 只说好话的唐诗宋词”。不会写不写就是,让给他们写!
    2023-01-13 23:42:29 0回复
    0
  • PAL
    《弟子规》有云:
    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说!
    博主大概可以算是其怀念对象的一介弟子,文字上的引路者了吧。
    既是深切而长情的怀念,安能什么事都拿来晒晒?况且还是在龙博这个广为人知的公众平台?
    常州市区才有多大点地方,这一晒,让朱老师的亲友们情何以堪?
    为尊者讳,知否?知否?!
    何况又是国人极为忌讳之事?
    为此我不得不说,
    博主:
    一或是大不敬!
    二或为博眼球!
    此文为我所不齿!
    2023-01-13 14:37:27 0回复
    0
  • 假如那时网络发达,说不定也是著名的网文作家。
    2023-01-13 10:08:29 0回复
    0
  • 为老师点赞!
    2023-01-13 09:11:42 0回复
    0
  • 纯真不忘初心,坚守精神家园 点赞老师
    2023-01-13 08:59:04 0回复
    0
  • 小小常州,找个熟人都这样难?不可思议。
    2023-01-13 08:33:47 0回复
    0
  • 老师好厉害,给你的文章点赞。
    2023-01-13 05:32:39 0回复
    0
  • 1343
    积分
  • 264
    博文
  • 173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