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药材市场规范好

琅琊 最后编辑于 2022-08-08 20:17:57
3384 3 8

今年凌霄花大丰收,6月份收购了2次,价格在70元一公斤左右。到了7月份中期,种植户家里已经有一二吨干货,请收购商来收,收购商说凌霄花市场行情已经掉到60元一斤。

2022年8月7日,我找到一位收购商,讲好59元一公斤收购。一大早我通知种植户来卖花,我想一二万元收购六七百斤,通知三四户人家可以了。结果来了7户人家,收购了1400多斤,4万多元,超支了27000多元。我打电话和父亲、姐姐及收购商商量,超支的部分用进收购商的中药材来抵,他们都表示同意。

我一个人收货、称重、付钱、打包,忙的中午饭都没吃,3点钟左右才干完,让快递员过来拖去寄。

快递员很快到了,他开了一辆金杯中等面包车,并且带了一个人帮忙,我说:“我还没称重!”快递员说:“到快递公司称!”我说:“好!”

装好车,我跟着去了快递公司,御货时想数一下,一袋垒着一袋看不清楚没数成。

和快递员一起称重。我数了2遍,有36包。称好重,我和快递员一起贴标签,打出来36包,却贴了34包,没有36包。两个人数了3遍,都是34包,奇怪了!我想是不是别的快递员拿错了?调一下监控!我找到里面的一位快递员调监控。没有发现有人拿错!只好认为是自己数错了。

称重记账本上是778.3公斤,我去店里看一下收购的账目,核实了一下。店中收购的总量是741公斤。快递公司是778公斤,加上袋的重量,可能有20多斤,相差不是很大。于是我对快递员说:“对的!”接着重新打了34包的标签,算738公斤,付完1683元的邮寄费,已经4点多钟。我回到店中,锁上店门回家了。在路上开了10几里,我想起自家的凌霄花50斤还没算,显然不对,我又回头找快递员说少了50斤,应该745.3公斤。快递员说778-40=738公斤,相差也不大,如果公司复称,有问题再算。我又上路,走了10几路,想想又不对,自己店里有监控,又回去调监控。电脑卡,监控调不出来,我想重新称一下快递公司的重量,也能分明。立刻赶到快递公司,快递员不在,我一个人称了起来,称一半时,快递员到了,我们一起称,34包。我报重量,快递员计算,他算到750多公斤。两人一笑对的,我算下来745.5加袋的重量是这么多。

开回家的路上,他想想应该自己再算一遍,回到家把34包,和快递员最后称重算下来,只有729.3公斤,至少差50斤,1400多元,这对我来白忙了一天,最重要的是,要查问题出在哪里?第二天到店里看监控,才发现监控只能保存10分钟,查不出来,只能自认倒霉。

下午2点多钟,收购商打来电话,原来讲好收我59元一公斤,市场行情每天都在变,今天只有55元一公斤。收购商很着急,打电话问我怎么办?

按道理讲好59元一公斤,别人已经寄过来了要收。作为收购凌霄花为职业的人,家里要囤货,59元一公斤收下,下次价格高了出手。不收,失去了道义!

我说:“我是过路生意,囤在手里不安全,亏也卖了,以后不收了,或者要多少收多少。你的情况我了解,小收购商,家庭困难。那位收购商大老板不道义,他有资本收,价格高了卖。别人亏与他无关,只要他不亏。这不是真正的朋友,有利可享,有难无担当。亏了他不要了,要别人承担风险,那么价格高出许多,他挣了钱,有没有把高利润给点别人!明显见利忘义之徒。当然要想百姓不承担风险,市场要制定一个保护价,60元一公斤,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市场管理员存在着主要责任!药企和单位也存在着责任!”

收购商说:“我每天帮你拉市场卖,反正我不挣你钱。卖多少都给你,亏了不能怨我。市场起伏,饱和了消停一段时间,高了收。让老百姓放在家,有收购商自然来收,这样最好。”

“只能这样,货已经到你们哪,我只是替老百姓卖,没钱压在那,卖了亏少点。像我们这样的老百姓囤在家,市场过剩,风险更大,卖不掉更亏。我写的书二三年了,至今一本没卖掉,还有二三千本在家。你们那里9.9开药博会,我去不了,否则去看看盛况,一定壮观,提提意见!”

收购商说:“好了!就这么办吧!”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人参果
  • 泉水涓涓
  • 嫳屑男子
  • 陆吾
  • 顺其自然者
  • 章晓郁
  • 张秋生
  • 西江月
发送

3条评论

  • 上传大面积种植凌霄花的照片。
    2022-08-21 17:15:22 0回复
    0
  • 好心人。
    2022-08-09 08:48:44 0回复
    0
  • 经销商和种植户应该订立购销合同,保证双方利益不受侵犯。
    2022-08-09 07:52:47 0回复
    0
  • 3820
    积分
  • 274
    博文
  • 1384
    被赞

个人介绍

颜小方,笔名神农百草、金山神农百草,男,1973年生,江苏溧阳人。江苏省作协会员、溧阳市宋团城文化研究会会员、溧阳市天目湖诗社社员、中闪会会员、溧阳市中药材协会会长,溧阳市金山中药材专业合作社社长,著有诗集《芳草诗心》、长篇小说《迁鸟》、《北山药王》、文集《原乡》、诗集《朴颜雅风》等。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