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古代女子向皇帝上书的原因:或为请愿 或为名利(下)

白玉茶 最后编辑于 2022-07-24 13:30:08
637 1 4


《北史·傅永列传》:
永尝登北芒,于平坦处奋矛跃马,盘旋瞻望,有终焉之志。远慕杜预,近好李冲、王肃,欲葬附墓。遂买左右地数顷,遗敕子叔伟:「此吾之永宅也。」永妻贾氏留本乡,永至代都,娶妾冯氏,生叔伟及数女。贾后归平城,无男,唯一女。冯恃子,事贾无礼,叔伟亦奉贾不顺,贾常忿之。冯先永卒,叔伟称父命欲葬北芒,贾疑叔伟将以冯合葬,遂求归葬永于所封贝丘县。事经司徒,司徒胡国珍感其所慕,许叔伟葬焉。贾乃邀诉灵太后,太后从贾意,乃葬于东清河。

上书原因:傅永的妻子贾氏无子,小妾冯氏仗着生了儿子傅叔伟对贾氏颇为不敬,冯氏死后,傅叔伟想将父亲葬在北芒,贾氏怀疑他想借机将自己的生母冯氏与傅永合葬,于是上书恳请胡太后做主。

结果:胡太后准许了贾氏的请求,将傅永葬在了东清河。


《南史·褚裕之附澄传》:
初 ( 褚) 湛之尚始安公主,薨,纳侧室郭氏,生彦回。后尚吴郡主,生澄。彦回事主孝谨,主爱之。湛之亡,主表彦回为嫡。

上书原因:褚彦回是褚湛之的庶子,因为侍奉继母吴郡公主十分孝顺,所以颇得吴郡公主的宠爱,褚湛之死后,吴郡公主上表请求将褚彦回立为嗣子。

结果:褚彦回袭爵都乡侯。


《南史·后妃列传》:
后主沈皇后讳婺华,吴兴武康人也。父君理自有传。后母即武帝女会稽穆公主,早亡。时后尚幼,而毁瘠过甚。及服毕,每岁时朔望,恒独坐涕泣,哀动左右,内外敬异焉。太建元年,拜爲皇太子妃。后主即位,立爲皇后。
后性端静,有识量,寡嗜欲,聪敏强记,涉猎经史,工书翰。后主在东宫,而后父君理卒,居忧处别殿,哀毁逾礼。后主遇后既薄,而张贵妃有宠,总后宫之政,后澹然未尝有所忌怨。而身居俭约,衣服无锦绣之饰,左右近侍才百许人,唯寻阅图史及释典爲事。尝遇岁旱,自暴而诵佛经,应时雨降。无子,养孙姬子胤爲己子。数上书谏争,后主将废之,而立张贵妃,会国亡不果,乃与后主俱入长安。及后主薨,后自爲哀辞,文甚酸切。

上书原因:陈后主胡作非为,沈皇后多次上疏劝谏。

结果:陈后主想要废后,改立张贵妃为后。


《北史·列女传》:
陆让母冯氏者,上党人也。性仁爱,有母仪。让即其孽子也,开皇末,为播州刺史。数有聚敛,赃货狼籍,为司马所奏。案覆得实,将就刑。冯氏蓬头垢面,诣朝堂数让罪。于是流涕鸣咽,亲持杯粥,劝让食。既而上表求哀,词情甚切,上愍然为之改容。献皇后甚奇其意,致请于上。书侍御史柳彧进曰:“冯氏母德之至,有感行路,如或戮之,何以为劝?”上于是集京城士庶于硃雀门,遣舍人宣诏曰:“冯氏以嫡母之德,足为世范,慈爱之道,义感人神,特宜矜免,用奖风俗。让可减死除名。”复下诏褒美之,赐物五百段,集命妇与冯相识,以旌宠异。

上书原因:冯氏的庶子陆让因为贪赃枉法被判了死刑,冯氏上表为他求情。

结果:隋文帝与独孤皇后十分怜悯冯氏,于是免去了陆让的死罪,又下诏赞扬并赏赐了冯氏很多财物,并让朝中命妇都来认识这位善待庶子的嫡母冯氏。


《隋书·列女传》:
兰陵公主,字阿五,高祖第五女也。美姿仪,性婉顺,好读书,高祖于诸女中特所钟爱。初嫁仪同王奉孝,卒,适河东柳述,时年十八。诸姊并骄贵,主独折节遵于妇道,事舅姑甚谨,遇有疾病,必亲奉汤药。高祖闻之大悦。由是述渐见宠遇。初,晋王广欲以主配其妃弟萧瑒,高祖初许之,后遂适述,晋王因不悦。及述用事,弥恶之。高祖既崩,述徙岭表。炀帝令主与述离绝,将改嫁之。公主以死自誓,不复朝谒,上表请免主号,与述同徙。帝大怒曰:‘天下岂无男子,欲与述同徙耶?’主曰:‘先帝以妾适于柳家,今其有罪,妾当从坐,不愿陛下屈法申恩。’帝不从,主忧愤而卒,时年三十二。临终上表曰:‘昔共姜自誓,著美前诗,鄎妫不言,传芳往诰。妾虽负罪,窃慕古人。生既不得从夫,死乞葬于柳氏。’帝览之愈怒,竟不哭,乃葬主于洪渎川,资送甚薄。朝野伤之。

上书原因:隋文帝的第五女兰陵公主一共给隋炀帝上表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隋炀帝不喜欢兰陵公主的驸马柳述,将他发配到了岭表,让他俩离婚,还要将兰陵改嫁给别人。兰陵誓死不从,上表请求去掉自己的公主封号,要和柳述一起流放。杨广不肯答应,兰陵没过久便忧愤而死,临终前又上表请求身后葬在柳氏的坟地里。

结果:杨广看了后更加生气,连一滴眼泪都没流,便将她草草地葬在了洪渎川。


《唐会要·玉华宫》:
贞观二十一年七月十三日。造玉华宫于坊州宜君县之凤凰谷。正门曰南风门。殿名玉华殿。皇太子所居。南风门东。正门曰嘉礼门。殿名晖和殿。正殿瓦覆。余皆葺之以茅。意在清凉。务从俭约。至永徽二年九月三日。废玉华宫以为佛寺。苑内旧是百姓田。并还本主。至二十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太宗以新造离宫。务从卑俭。终费人力。谓侍臣曰。唐尧茅茨不翦。以为俭德。不知尧之时。无瓦为盖。桀纣之为。若于无瓦之晨。为茅茨者。未为俭德。不翦之言。盖书史粉饰之耳。朕今构采椽于椒风之日。立茅茨于有瓦之时。将为节俭。自当不谢古者。昔宫室之广。人役之劳。切以此再思。不能无愧。
其月。徐充容上表曰。妾闻为政之本。贵在无为。窃见土木之工。不可兼遂。北阙初见。南营翠微。曾未逾时。玉华复兴。因山藉水。非无架筑之劳。损之又损。颇有工力之费。终以茅茨示约。犹兴木石疲民。假使和僦取人。不无烦扰之弊。是以卑宫菲食。圣王之所安。金屋瑶台。骄主之所丽。故有道之君。以逸逸人。无道之君。以乐乐身。愿陛下使之以时。则力不竭矣。用而息之。则人斯悦矣。
二十二年四月。太宗御制玉华宫铭。诏令皇太子已下并和。

上书原因:贞观二十二年左右,唐太宗屡建翠微宫、玉华宫,频繁征辽,唐太宗下诏对此进行了反思,随后徐充容上表请求节约民力。
 
结果:唐太宗赏赐了徐充容,然后继续游玩玉华宫,并写了一篇《玉华宫铭》令皇太子李治与群臣奉和,征辽的前期准备工作也照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两个月后唐太宗又下诏为已经薨逝的长孙皇后修建了一座宏伟富丽的大慈恩寺,寺庙面积之大甚至占据了整个晋昌坊的半坊之地,共计10多座院落,1897间房屋,十分奢华,以至于被唐玄奘评价为“壮丽轮奂,今古莫俦”。大慈恩寺落成后,唐太宗带领皇太子李治与百官、嫔妃们一起执香目送高僧与各种佛像、经卷、舍利等依次奉进大慈恩寺,徐充容亦在其列。


《新唐书·公主列传》:
临川公主,韦贵妃所生。下嫁周道务。主工籀隶,能属文。高宗立,上《孝德颂》,帝下诏褒答。永徽初,进长公主,恩赏卓异。永淳初薨。

上书原因:临川公主因为不得父亲唐太宗的宠爱,18岁才得到公主封号,出嫁后就离开了京城长安,所以永徽元年唐高宗登基后加封各位公主为长公主时,京城办事的官员因为对临川不熟悉,漏掉了她的诏书。临川不得不通过上表讨好唐高宗,来暗示自己尚未获得长公主的封号。

结果:总章二年,在距离永徽初年已经过去了整整19年的时间后,临川得到了进封长公主的诏书,不过诏书上明确写道临川所享有的汤沐邑数量依旧“封并如故”,也就是说临川当了长公主后连一户实封都没有增加。


《新唐书·西域列传》:
高宗立,以主故,拜驸马都尉。又献名马,帝问马种性,使者曰:“国之最良者。”帝曰:“良马人所爱。”诏还其马。公主表请入朝,遣左骁卫将军鲜于匡济迎之。

上书原因:唐高宗时,弘化公主上表请求进京朝觐。

结果:唐高宗答应了弘化公主的请求,并派人前去迎接她和与吐谷浑王诺曷钵。


《旧唐书·高宗诸子列传》:
先是,义珣窜在岭外,匿于佣保之间。及绍封无几,有人告义珣非上金子,假冒袭爵。义珣不能自明,复流于岭外。开元初,封素节子璆为嗣泽王,继上金后。十二年,玉真公主表称义珣实上金遗胤,被嗣许王瓘兄弟利其封爵,谋构废之。今上由是削璆王爵,复召义珣为嗣泽王,拜率更令。因是,诸宗室非本宗袭爵,自中兴已后继为嗣王者,皆令归宗,削其爵邑也。  

上书原因:泽王李上金的七个儿子武周时期被流放,只有李义珣逃亡在外活了下来,唐中宗复辟后下诏让李义珣继承嗣泽王的爵位,但是被许王李素节的儿子李瓘、李璆等人诬告为假冒皇室血统,李义珣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被剥夺了嗣泽王的身份并流放到岭南。玉真公主得知真相后,上表唐玄宗,证实了李义珣就是李上金的儿子。

结果:唐玄宗下诏削去李璆的爵位,李瓘也被贬为了鄂州别驾,又重新册封李义珣为嗣泽王,并将其任命为率更令。


《全唐文》:
○谢恩赐锦帛器物表
金城公主奴奴言:仲夏盛热,伏惟皇帝兄起居万福,御膳胜常。奴奴奉见舅甥平章书,云还依旧日,重为和好。既奉如此进止,奴奴还同再生,下情不胜喜跃。伏蒙皇帝兄所赐信物,并依数奉领。谨献金盏、羚羊衫、段青长毛毡各一。奉表以闻。
○乞许赞普请和表
金城公主奴奴言:季夏极热,伏惟皇帝兄御膳胜常。奴奴甚平安,愿皇帝兄勿忧。此间宰相向奴奴道,赞普甚欲得和好,亦宜亲署誓文。往者皇帝兄不许亲署誓文。奴奴降番,事缘和好。今乃骚动,实将不安和。矜怜奴奴远在他国,皇帝兄亲署誓文,亦非常事,即得两国久长安稳,伏惟念之。
○请置府表
妹奴奴言:李行 至,奉皇帝兄正月敕书。伏承皇帝万福,奴惟加喜跃。今得舅甥和好,永无改张,天下黔庶,并加安乐。然去年崔琳回日,请置府。李行 至,及尚他辟回,其府事不蒙进止。望皇帝兄商量,矜奴所请。

上书原因:景龙四年,唐中宗将邠王李守礼的女儿册封为金城公主,和亲吐蕃。开元年间吐蕃屡屡战败试图求和,金城公主因此向唐玄宗上表请和。

结果:唐玄宗应允了金城公主的要求,并大加赏赐。


《全唐文》:
○为夫谢罪表
妾温氏言:邕效职不谨,状涉贪狼,逼迫囹圄,获罪以闻。诚宜不待刑书,便当殒灭;然事有所隐,恐负明时。天地远,号诉不敢,仓卒之际,分从严诛。岂谓天鉴仁明,邕得生窜荒外,再造之幸,上答何阶?死罪死罪!
邕少习文章,薄窃时誉。疾恶如雠,往任拾遗,奏张昌宗之党;後参宪府,劾武三思之罪。坐此为累,不容於众。秉邪佞者切齿,攻文章者侧目。由是频谪远郡,削迹朝端。不见阙庭,何啻十载?岁时凝恋,闻者伤怀。属国家有事东岳,大礼告成。法驾西旋,路游近境。普遵牛酒之献,各展臣子之心。不意天泽曲垂,恩私属沐。邕当再跃,何以为心。恳至夙诚,冀遂申效。妾闻正直见用,邪佞生忧。邕之祸端,自此为始。且邕比任外官,竟无一议。天颜暂顾,罪则旋生。谚云:“士无贤不肖,入朝见嫉。”伏惟陛下明察此言,妾之微躯,万死无恨。死罪死罪!
邕初蒙勘当,即便禁身,水不入口,向逾五日。孤直援寡,邪党相趋,窘急至深,实不堪忍!气微息奄,惟命是听。遣邕手书,事生吏口,贷百姓蚕粮,抑称枉法,市罗以进,令作赃私。吏以为能,寄此加罪。当时匦使朝堂,潜皆守捉,号天诉地,谁肯为闻?严命将行,恭往奔逐,泣血去国,没骨灾荒。长任钦州,示以无用。愿邕充一卒之用,效力明时,膏涂朔边,骨粪沙壤。使得身死王事,成邕夙心,妾则碎首粉身,万死为足!妾夫妇义重,常见其志,不避罪责,冒死上闻。傥天光垂照,即当殒灭,妾之荣幸,实荷再生。谨奉表投延恩匦。

上书原因:李邕自命不凡,声称自己应该当宰相,被素来不合的张说揭发他在陈州挪用公款的事,被唐玄宗贬为遵化县尉。其妻温氏向唐玄宗上表,请求让李邕能够以戍边的方式赎罪。

结果:唐玄宗没有答应温氏的请求。


《全唐文》:
○乞归疏
臣以草茅嫠妇,重荷宠恩,自谓生有馀幸矣!独念妾也幼鲜昆季,长失椿庭。室无鸡黍之餐,堂有垂白之母。衷情迫切,臣不啻隐忍,方虑控诉无门焉。兹者幸遇圣明,诏臣吟咏,一入御庭,百有馀日。弄文舞字,上既以洽明圣之欢心;搦管挥毫,下既以倡诸臣之赓和。惟是茕然老母,置诸不问,岂为子女者恝然若是耶?臣一思维,寸肠百结。伏愿陛下开莫大之宏恩,听愚臣之片牍,得赐归家,以供甘旨。则老母一日之馀生,即陛下一日之恩赐也。臣不揣愚昧,冒死以进。

上书原因:鲍君徽与宋氏五姐妹齐名,早寡后于唐德宗年间召进宫,经常与他人唱和诗歌,得到的赏赐十分丰厚。为了奉养母亲请求出宫归家。

结果:虽然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唐德宗最后的决定如何,但是以唐朝皇帝一向对才女优容的态度,鲍君徽衣锦还乡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册府元龟》:
(开成四年)六月甲寅,故越王贞玄孙女道士玄贞进状:曾祖名珍,是越王第六男,先天年得罪,流配岭南,祖父皆亡殁岭外,虽累蒙洗雪,未还京师。去开成三年十二月内,岭南节度使卢均出俸钱接借,哀妾三代旅榇暴露,各在一方,特与发遣归就大茔合。今获四丧,已到长安旅店权下,未委故越王坟所在。伏乞天恩,允妾所奏,许归大茔。妾年已六十三,孤露家贫,更无所依。诏曰:越王事迹,国史著明,枉陷非辜,寻以洗雪。其子珍,他事配流,数代漂零,不还京国。玄贞弱女,孝节卓然,启获四丧,绵历万里,况是近族,必可加恩。行路犹或嗟,称朝廷固须恤助。委宗正寺京兆府与访越王坟墓报知,如不是陪陵,任茔下葬,其葬事仍令京兆府接借,必使备礼。葬毕,玄贞如愿住京城,便配宜观安置。

上书原因:垂拱年间武太后临朝称制,越王李贞起兵反武失败后父子均被枭首示众,唐玄宗登基后虽然为李贞父子洗冤,但李贞之子李珍因为别的罪行被流放岭南,几代人在岭南漂泊了一百多年不得回京。李珍的曾孙女已经63岁的李玄贞,靠着他人接济带着祖先们的灵柩回京,请求与越王合葬。

结果:因为世人对李玄贞孝节卓然的举动十分称赞,所以唐文宗下诏让朝廷安排丧葬,并安置了年迈的李玄贞。


《全唐诗》卷七九九:
【绣别的罪行被龟形诗】侯氏
暌离已是十秋强,对镜那堪重理妆。
闻雁几回修尺素,见霜先为制衣裳。
开箱叠练先垂泪,拂杵调砧更断肠。
绣作龟形献天子,愿教征客早还乡。
注:“揆(一作睽)为边将,防戎十余年未归。侯为回文诗绣作龟形,诣阙上之。武宗览诗,敕揆还乡,并赐侯绢三百匹。”

上书原因:侯氏虽然不是采用上表的形式,但是她的诗作目的与内容却和上表一致,都是意在恳请皇帝改变想法。侯氏的丈夫戍边十多年没有回来,于是侯氏写下了这首回文诗给唐武宗。

结果:唐武宗看了之后不仅让张暌回了家,让特意赐了三百匹绢给侯氏,以表彰她的文辞之美。


《唐文拾遗》:
☆新罗真圣女主曼定
○禅位上唐帝奏
居义仲之宫,非臣素分;守延陵之节,是臣良图。臣倒年将志学,器可兴宗,不假外求,爰从内举。近已俾权藩寄,用靖国灾。

上疏原因:真圣女王想要禅位给太子金峣,于是上书给唐昭宗。

结果:当年六月真圣女王退位,十二月逝世。


《辽史·列女传》:
耶律氏,太师适鲁之妹,小字常哥。幼爽秀,有成人风。及长,操行修洁,自誓不嫁。能诗文,不苟作。读通历,见前人得失,历能品藻。
咸雍间,作文以述时政。其略曰:“君以民为体,民以君为心。人主当任忠贤,人臣当去比周;则政化平,阴阳顺。欲怀远,则崇恩尚德;欲强国,则轻徭薄赋。四端五典为治教之本,六府三事 生民之命。淫侈可以为戒,勤俭可以为师。错枉则人不敢诈,显忠则人不敢欺。勿泥空门,崇饰土木;勿事边鄙,妄费金帛。满当思溢,安必虑危。刑罚当罪,则民劝善。不宝远物,则贤者至。建万世磐石之业,制诸部强横之心。欲率下,则先正身;欲治远,则始朝廷。”上称善。

上书原因:耶律常哥规劝皇帝亲贤臣而远小人。

结果:皇帝对此十分认可。


《辽史·后妃列传》:
天祚文妃萧氏,小字瑟瑟,国舅大父房之女。乾统初,帝幸耶律挞葛第,见而悦之,匿宫中数月。皇太叔和鲁斡劝帝以礼选纳,三年冬,立为文妃。生蜀国公主、晋王敖卢斡,尤被宠幸。以柴册,加号承翼。善歌诗。女直乱作,日见侵迫。帝畋游不恤,忠臣多被疏斥。妃作歌讽谏,其词曰:“勿嗟塞上兮暗红尘,勿伤多难兮畏夷人。不如塞奸邪之路兮,选取贤臣。直须卧薪尝胆兮,激壮士之捐身。可以朝清漠北兮,夕枕燕云。”又歌曰:“丞相来朝兮剑佩鸣,千官侧目兮寂无声。养成外患兮嗟何及,祸尽忠臣兮罚不明。亲戚并居兮藩屏位,私门潜畜兮爪牙兵。可怜往代兮秦天子,犹向宫中兮望太平!”天祚见而衔之。播迁以来,郡县所失几半,上颇有倦勤之意。诸皇子敖卢斡最贤,素有人望。元妃兄萧奉先深忌之,诬南军都统余睹谋立晋王,以妃与闻,赐死。

上书原因:耶律延禧喜欢打猎,疏远忠臣,萧瑟瑟作歌进行劝谏——虽然方式和上表不一样,但内容和目的还是一致的。

结果:耶律延禧听了很生气,后来萧瑟瑟被诬陷和儿子谋反,被赐死。


《全史宫词》:
《崇祯宫词注》载,苏州织造局,进女乐,帝颇惑之。田贵妃疏谏曰:“当今中外多事,非皇上燕乐之秋。”帝答批曰:“久不见卿,学问大进。但先朝有之,并非朕始,卿何虑焉!”

上书原因:苏州进贡了一群美女,崇祯因此沉迷于女色,田贵妃上疏进行劝谏。

结果:崇祯对此十分生气,并为自己辩解说苏州进贡女乐不过是惯例。


除了这些向皇帝上疏的女子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所有的朝代中,唐朝可以说是对才女最为重视也是最为宽容的朝代,唐朝历代的皇帝对于这些文采飞扬的女子从来都是不吝惜赏赐的

唐高祖的薛婕妤是目前已知的唐朝第一位因文才出众而博得皇帝注意的嫔妃,唐太宗曾命她前去教导幼子晋王李治。李治登基为帝后,又封薛婕妤为河东郡夫人,但因为薛婕妤涉嫌参与上官仪废后一事,不仅河东郡夫人的封号被剥夺,还被送回唐高祖的别庙静安宫中幽禁起来。

而终唐朝一代,无论是后宫还是民间都是才女辈出。徐惠、上官婉儿、鲍君徽、宋氏五姐妹这些宫廷御用才女自是不用多说,唐玄宗、唐僖宗的后宫中也有不少极具才情的宫女,或是在红叶上题诗,或者是在将士的短袍中缝制自己的诗作,遂以成就了不少佳话。就连侯氏、杨敬小女这样的民间女子的文采也为皇帝所欣赏,并因此得到丰厚的赏赐。

当然了,也正因为上位者持有宽容与欣赏的态度,所以也不乏诸位才女借机邀宠拍马屁的事情发生

唐朝之前的韩兰英向宋孝武帝刘骏献《中兴赋》就是在以文采邀宠,从而被刘骏召进宫中。

永徽元年新罗的真德女王作《太平颂》,并将此诗织在锦上以奉承唐高宗,真德女王的弟弟法敏因此提拔为了正三品的太常卿。

武氏在感业寺修行时曾献《如意娘》给唐高宗,以表达自己的相思之意,武氏当上皇后后又制《外戚诫》,以逢迎唐高宗抑制外戚的政策。

司农少卿杨敬的小女儿在郭太皇太后特意给母亲升平公主立的奉慈寺里题了一首六韵诗,因此得到了皇帝的赐衣。

所以古代虽然为了达到束缚女性的目的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实际上有才华的女子,她们的人生往往更加绚丽多彩。因为凭借出众的才情,这些女子很容易就得到良好的名声,而有心飞黄腾达者,更能借此博得上位者的赏识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白玉茶
  • 张秋生
  • 顺其自然者
  • 泉水涓涓
发送

1条评论

  • 中国历史上有才华的女子历朝历代都不鲜见,而这些女子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女子之身甘于人后,有些还如同朝臣一般向皇帝上疏进谏,那么历史上都有哪些女子向皇帝上过疏呢?
    2022-07-25 14:40:37 0回复
    0
  • 1389
    积分
  • 107
    博文
  • 441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