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缪昌期:十字碑论

清凉黄昏 最后编辑于 2022-06-30 13:58:00
2495 2 6

(明)缪昌期[1]:十字碑论

 

自独孤及[2]之论吴季子,谓其以让国生乱。而胡康侯[3]之传《春秋》[4],輒从臾[5]其说,以傅于夫子书名之例。后世治康侯家者,至以札为戎首[6],而申申詈(读)之不置。嗟乎!春秋之时,臣弑君、子弑父,以跳踉恣睢[7]于天下者,不可胜诛。夫子不唯贼是仇,而先绌让王之公子,其何以劝?盖康侯之支离其间,而申商其笔至此,然而君子惑焉。

以《春秋》之不称公子,而比于楚椒[8]、秦述[9]之流,无异辞也。至季子卒,而夫子手题其墓曰:呜呼有吴延陵君子之墓。至于今,丰碑不堕、绿字长新,而弔古问奇之士过其墓下,犹低徊留之,不能舍去。噫!康侯能以《春秋》微暧不白之指,绳人以三尺,而安能掩此丽生之片石、陇头之十字哉!

且吾闻之,碑墓非古也,自夫子之于延陵季子始也夫。夫子何以碑季子?无以其逊国高子臧[10]之义欤,三让有泰伯之风欤,挂剑不忘徐君之谊欤,葬子合先王之礼欤,闻乐知六国之兴衰欤,历聘翩翩、著闳览博物之称欤。之数者,显节也,姱(读kuā)名也。当世能道之,史册能记之,而乌用碑?凡碑者,表也,表厥幽也。

夫季子之隐虑,在家庭骨肉之间。而其潜德至行,在予其兄以让而不占其名,避其兄之子于篡而不居其实。兹两者,季子之苦心调剂,而不可以告人。人弗及知,而夫子独知之者,何也?诸樊之逊季子,非其心也,上迫于先王之命,下迫于国民之望,姑为是以饰观听也。不然,彼既俨然南面以称孤矣,而其临殁遗言,欲授馀祭、次夷昧、以及季子,立嫡乎?立贤乎?且何以知札之死,必夷昧后也?何以不言嗣札者何人也?札之后当有吴国者,嫡乎?贤乎?序乎?其端愈紊,而愈不可测。当是时,札之为札也难矣!故不得已而退耕于野,以绝吴人之望。若曰:兄实予之,而我固捐之。身有叔齐[11]之节,而兄不失伯夷[12]之高,此季札之心也。

至夷昧死而吴事又大变矣。僚之贪而躁也,光之狡而忍也,其人耽耽焉,目睨而齿击,盖未尝一日而忘乎位也。使季子一日有国,而窟室之惨不中于僚,而中于札必矣。光之借札以辞也,非为札地也。札如听之,而专诸之匕首又将转属焉,势也。札自是终身不入吴国矣。若曰:兄之子固予之,而我实逃之。身有泰伯之让,而兄之子不失武王之业。此又季子之心也。故曰:予其兄以让,而不专其名;避其兄之子于篡,而不居其实也。其立节显而用意微,其抗志严而行权巽(读xùn)。其可取也不取,似愚;其不可取而不取也,似智。其三更暴主也不见忮(读zhì)也,以为得老氏之杜机;其一正自守而不见缁也,以为据先王之大法。噫!若季子者,岂后世一节一曲之士,所可得而拟者哉!

故夫子之碑之也,称“呜呼”以弔其人;称“有吴”以不夺其国;称“延陵君子”以不没其志;而季子自此不朽矣!然则《春秋》何以书名也?曰,明吴之臣以退夷也,凛然大防哉,于札无以与也!嗟乎!泰伯之让,让以贤也,当周德之兴而吴以建;季子之贤,贤以让也,当周德之衰而吴以亡。二君子之所处,其有幸与不幸欤,而后之耳食[18]者,必欲以夫差之亡吴,而徙其咎于季子。夫季子辨六国之兴衰者,而独不辨吴之将亡,彼亦能为季子而已矣?

 

清凉黄昏点逗、注释并写按语:

注释:

[1]缪昌期:字当时,号西谿,明代江阴人。东林七君子之一,天启六年被害于诏狱。

[2]独孤及:字至之,唐代洛阳人,曾任常州刺史,著有《毗陵集》二十卷。

[3]胡康侯:胡安国,字康侯,北宋福建建宁人,著名学者,谥号“文定”。《春秋传》是其著作之一。

[4]《春秋》:这里是指胡安国的《春秋传》。

[5]从臾:奉承。

[6]戎首:这里指开启祸端的人。

[7]恣睢:横暴放纵。

[8]楚椒:楚国使者,名椒。

[9]秦述:秦国使者,名述.

[10]子臧:春秋时曹宣公之子,有让国之贤名。曹宣公死后,公子负刍杀太子自立,是为曹成公。曹国人及诸侯都认为曹成公继位不合法,欲立子臧为曹君。子臧离开曹国以避位,后世赞颂他的让国之举。

[11]叔齐商末孤竹君之子。其父遗命要立叔齐为继承人叔齐让位给长兄伯夷,伯夷不受,叔齐也不愿登位,先后都逃到周国。周武王伐纣,二人叩马谏阻。武王灭商后,两人耻食周粟,采薇而食,饿死于首阳山。二人被认为是抱节守志的典范

[12]伯夷:见上条。

[18]耳食:以耳代口,辨察食物。比喻轻信传闻,不求真相。

 

按:

季札因受封于延陵,所以后世称为延陵季子。古延陵在何地,笔者才疏学浅,似乎未知史学界有定论。今江阴(无锡辖县)、丹阳(镇江辖县)及常州皆奉季子为人文始祖,亦无不可。

季子的让王行为受到后世的普遍赞颂。例如,明郑鄤写道:“圣人,百世之师也,延陵季子之谓夫。”他是把季子看作圣人的。

但是古代也有极少数学者,对季子的让国行为提出批评,如唐代的独孤及和宋代的胡安国,他俩的声望都不小。

本文作者缪昌期是明代江阴人,对独孤及和胡安国的观点进行了批驳。笔者读后感到此文写得有理有据,不仅分析了当时吴国的政治形势,而且对季札的内心世界进行了探究。最后下结论说:自孔子为书碑以后,季子自此不朽矣!


十字碑论1-缪昌期-江阴县志.jpg

缪昌期:《十字碑论》第一页(从清同治《江阴县志》截图)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月满西楼
  • 泉水涓涓
  • 张秋生
  • 顺其自然者
  • 陆吾
  • 人参果
发送

2条评论

  • 缪昌期认为,诸樊的让国是表面文章,是迫不得已的让,不是其真心。而且他认为季子看到了当时吴国政治形势的复杂性,如果他继承了王位,甚至可能遭到杀身之祸。那么我据此推论,凭着超人的政治智慧,季子似乎看到了吴国的亡国趋势。其实《十字碑论》的最后一句话,也隐含了这个意思。
    2022-07-02 09:35:10 0回复
    0
  • 据明朝缪昌期的《十字碑论》中,称孔子为景仰吴季子节操,特书墓表而褒之。并认为碑文称“呜呼”以节其人;称“有吴”以不夺其国;称“延陵君子”以不夺其志。
    2022-06-30 16:18:19 0回复
    0
  • 3436
    积分
  • 1241
    博文
  • 841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