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荷 叶 地

荒漠鹰 最后编辑于 2022-06-23 07:37:29
3408 2 6

 

 20150922_095754.jpg  

荷   叶   地

 

(之三)真的走出了家门,林定炳就不知了去向。他满大街悠转,转得百无聊赖,便站在马路边,读残破的大字报。天色灰暗起来,大字报看不清了;行人攘攘,又逐渐稀少;商店开始打佯,料峭的春寒,一股股也朝他汗毛孔里渗,肚子饿得直往背心上贴。他摸摸口袋,有两毛钱,够吃一碗阳春面。走出面馆,晚上睡哪儿呢?又犯起愁来。瞎眼野鸡天照应,他眼睛一亮,前面不是轮船码头?专轮泊码头边,钻进去睡一个晚上!刘思扬背叛剥削阶级家庭,还宁愿坐穿渣滓洞牢底呢。他很英雄地挺了挺胸脯。

 

乘站务员一个疏忽,他潜进了码头。黑暗中只听一声大叫:“林定炳,等你老半天啦!”

 

他着实吓了一大跳。定睛看去,原来是语文教研组组长、上下乡办公室的李老师。李老师那股高兴劲,像找到了走失八年的亲爹。他来传达军宣队的通知。午后去林定炳家,母亲说不知去哪儿了,便骑上自行车,像掐了头的苍蝇,四下乱投。军令如山倒,有条件要完成,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得完成啊。眼看着天黑,路灯亮了,还没发现林定炳蛛丝马迹,真急了,牙一咬,决心守株待兔。坐码头边,比躺床上安宁。没想到真把林定炳等来了。

 

他把林定炳拖到一边,开门见山:“你政审不合格,不能去军垦农场了。别激动,先上船把行李拿下来。”陪林定炳上船翻出行李,走下跳板,又关照:“回家别打开,插队的知青,下个星期出发。”没待林定炳开腔,说声“再见”,转过身,拔腿就走。他怕林定炳问他“为什么”,他没法回答,也不敢回答。

 

其实,听到不能去军垦农场,林定炳脑子里一声“嗡”,已一团糨糊了。李老师啥时走的他不知道,提着行囊,只是痴呆呆望着专轮。站务员见了害怕,连推带搡,把他撵出了码头。

 

大街上清冷清冷,林定炳孤魂野鬼似的在飘荡。食品公司的廊檐下,一对男女偎依在肮脏的被窝里,正发着香甜的鼾声。男的蓬头垢面,头边叠两只饭碗,女的枕个小包袱,脸上带一丝微笑。林定炳停止了挪动,定定地看着他们,有些羡慕。

 

他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贪婪地吸了一口,又深深吸了一口。那是母亲身上的、家里常年弥漫的来苏儿味,可他从来没觉得这么好闻,这么温馨。他下意识抬起头,寻找着气息的来源,鼻子一下子酸得不行。母亲!真的是母亲!他想喊一声“妈”,嘴唇翕动着,可就是发不出声音。

 

母亲接到李老师报信,穿着拖鞋赶来了。她眼泡红肿,声音仍平静如水:“很晚了,我们回家吧。”

林定柄满眶的泪水哗地滚落,钻进双唇,咸涩咸涩的。

 

母亲不再提及父亲。林定柄离家那天,母亲也没有送他。

 

是李老师把林定柄他们这批“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带到了一个“一泡尿撒两省三县”的公社。

 

20多个生产队队长蹲着站着,在公社大院里恭候着。公社李秘书握着一把字条,一声吆喝,队长们一涌而上,一人接过一张,捏着,朝着知青堆磕巴磕巴念起了名字。

 

知青们三个五个分开。一把黄砂撒出,一眨眼,近百号人全没了影踪。

 

林定炳、黄强、张长生他们三个分在荷叶村。队长腊狗把他们的行李挂上扁担,笑道:“你们是丫头,荷叶村就交运了。”

 

黄强不解,问:“干农活我们不如丫头?”

 

腊狗说:“干农活?村上那几亩地,自己还不够种呢。我是说,你们三个真扎下根,一人娶一个老婆、生三个伢,队里平空添出十五张嘴,粮食不说,多少总得卖粮管所,可一年万把斤柴草给你们分掉了。丫头呢,呆一年是一年;嫁不出去更好,村上三个棒小伙子,还就缺对象。”

 

林定炳凑上前问:“他们为什么不去找?”

 

“成分高,生下的孩子永世不得翻身,谁肯睁着眼睛往火坑里跳?你们城里好,找对象只图人品,不讲成分。”

 

“城里”是腊狗的理想王国。啥事不在理,他都会说:“还是你们城里好,哪像我们土八路……”这是黄强后来才发现的。当时,他见林定炳把话题引向“成分”,怕惹火烧身,忙上前打岔:“你们不欢迎,把我们退回去吧。我们三个朝你磕响头,一人磕三个。”

 

腊狗忙说:“我的话要算话,上面放个闷屁,那不是打雷了!”

 

林定炳咧了咧嘴。好多少天没笑,笑肌似乎僵硬了。黄强放声大笑了一通,还想逗腊狗再说些啥,衣角一动,见张长生偷偷地在牵拉,就退了下来。

 

“这细贼,不是好东西。别理他!”张长生努努林定炳,“那次班里学两报一刊社论,你没来,我站起来发言,他一跳就起,说,工农子弟有发言的优先权,你只能旁听。人模狗样的,想起来就恶心。”

 

那话像把钩子,探进黄强的脑海,勾出了一夜间翻腔变调的林定炳。黄强过了一刻,才压低嗓门说:“回想过去,还真懒得和他搭腔。不过,文化大革命把他也毁了。”

 

“老天有眼,是让他尝尝被人歧视的滋味呢!”

 

“就要一个锅里吃饭,以前的事,能将就将就吧。”

 

对话顺着风,一句句灌入林定炳耳朵;林定炳心境里孤独的冰冻,一层一层加厚。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西江月
  • 人参果
  • 顺其自然者
  • 张秋生
  • 荷边垂柳
发送

2条评论

  • 谢谢分享
    2022-06-23 16:03:30 0回复
    0
  • 那年代是身不由己
    2022-06-23 08:22:08 0回复
    0
  • 1428
    积分
  • 154
    博文
  • 221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