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人间事【25】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2-06-03 16:10:48
3254 4 4

微信图片_20220603124352_副本.jpg

图片描述

原创长篇小说

人间事【25】

陈平

院里重量级人物都表了态,大伙无话可说,一致同意让程宏图来担纲此任,经大家进一步讨论决定,每户人家都凑些钱,明天去买几张大芦席,在院门口旁搭个棚棚作为护院队的值班室兼休息处。老门房间里已住了程晋福一家。如今是不能撵他们的。

原本列席的程宏图,闹不清突然被选为护院队长了,还真有点手足无惜,不知该怎说,当过炮兵团长的杨局长见程宏图一副窘态,便走来操口浓浓胶东话对程宏图说,嗳,俺说程宏图啊你莫要怕,只管放开手脚大胆地干,俺们会支持你的嘛!

杨局长家有位与程宏图同龄女儿,两亇小儿子,老婆也是山东人,看见程宏图,总会笑嘻嘻地叫她捞糊,捞糊【老虎,老虎】吳局长更干脆了,你是老虎,不是纸虎,这点事还干不了啊?程宏图立刻说,不是……是……说话居然结巴起来。

见大家都这样表态,母亲就讲,老虎啊,既然大伙都信任你,叫你干,那你就好好干吧,反正大家全会支持你,帮助你哩!是的,有啥问题,咱居民小组会支持你的,听陈师母操着本地口音很认真地对自己说,程宏图便点头把这事应了下来。放暑假在家的初中生程宏图回去躺在床上想,听历史老师钱伟生常讲,古人非常强调师出有名,《论语》中写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早在春秋时期,就有了师出有名这个说法,意思是做事如果不名正言顺,就很难做成,譬如咱们这个自发组织的护院队,如果得到居委会的认可那就名正言顺了,对,名正言顺便可出师有名,期间发生任何情况均可以理直气壮处理,想到这里,程宏图决定去找居委会吴主任协商,希望她搞些盖有“官印”的证件以视正听 。所以她叫陈师毋带信让程宏图去居委会就为这事,来不得半点马虎,于是对丁二头说,你去文化宫广场看看吧,我现在要去办件很重要事。

丁二头一听就对程宏图噢了声兴冲冲走了。本地居委会设在钭桥巷中段的一个老宅院里,据说,这座面积不小,中西合壁的院主是民国时期的大官,后来全家人跑到国外去了,所以解放后就被房管所分掉了,丁二头家就住在最后的一幢木结构楼上,他妈在居委会办的合群幼儿园里当老师。院子中部的几间房子成了居委会的办公室。几年前,上面号召大办食堂,这里就成了居委会的食堂,这几年荤食副食品供应情况有了明显好转,这个居委会食堂也就自动停办了。 

一走进居委会办公室,吴主任就喜出望外地对程宏图说,哟,程宏图啊,你终于来了。走,我们一起去街道办事处。

啊,为什么?毫无思想准备的程宏图立刻问她,哎呀,程宏图,我是替你想格,咱院子里住的不是本市文教系统的老师,就是各个局的领导干部,现在安全上出现了问题,要成立护院队,这就相当于保卫革命根据地,你们的担子不轻,这事光靠管婆婆妈妈事情的居委会认可,份量太小,起码要有街道来支持你们,这才有点力道,宏图啊,你们可不是那些……他们这些人……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程宏图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心想,吳舜英啊吳舜英,别着你平时唠唠叨叨,像个文化不高的家庭妇女,关键时刻还真不简单呢,这些利害关系我虽也想到,但还真没你考虑地如此周到啊,不亏是明代大家吳中行之后,视野就是不同。此时听见她又对程宏图说,保家护院是一件非常正义的事情,光盖居委会的印章,太微小了,这样吧,我陪你到街道于主任哪里去,相信他……说完,她拉住程宏图的手就往外走。要锁门吗,程宏图提醒她。不用,李和尚马上要来打扫房间,就这样开着好了。李和尚,程宏图突然想起这个橡皮腿的老头,又想起她曾经对自己讲过,李和尚的情况蛮复杂,一时说不清楚,以后我会将详情告诉你的这话。

街道办事处在新丰街上,从这里过去起码要走二十分钟,程宏图就趁机问吴舜英,哎,吴主任,李和尚当汉奸是咋回事,听程宏图这么一问,她叹口气说,这人我早就认识,抗战期间,他是当过日本人的本市伪维持会长,也是本市这座有数千年宁国禅寺的住持。程宏图知道,宁国禅寺建于唐代,是有名的江南名刹,位于本市东门外,初名灵福寺宋改为今名。寺院特点是殿大、佛大、钟大、鼓大、宝鼎大。大雄宝殿前大院东西厢是罗汉堂,供奉500尊罗汉。天王殿是东南屈指可数的大殿。罗汉堂内,五百罗汉个个金身雄伟,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大雄宝殿是全寺最大的佛殿,供奉三尊大佛,俗称“三世佛”,大殿两侧墙上嵌有石刻罗汉像几百幅,其艺术水平举世罕见。可惜就在这几天,这些千年大佛全被人毁掉了。你闻闻空气中,是不是有股嬗音木的味道,吴舜英问程宏图。程宏图说是的,听说文化宫广场上现在还有余火未烬。吴舜英叹口气继续往下讲。

抗战时期,这座拥有数千亩良田的寺院,很快就被日本鬼子占领了。当时该寺院的主持,就是这个李和尚,哪时他才三十多岁;十八岁在苏北出家,在宝华山隆昌律寺受具足戒,上海佛学院研习教理。也就在刚当上宁国禅寺住持的那年端午节晚上,他正在禅房打坐,天上黑咕隆咚地下着雷雨,忽然听见禅房外嘎嘎几声响,雷电伴着数支雪亮的灯炬,把他两眼照得睜不开,稍微定神再看,哦,原来是日本宪兵队的几辆摩托车开进来了。

听见叽喱咕噜一阵狼嗥,几个如狼似虎的日本兵扑进来就将他按倒在地,接着三揪两绑,很快就把他像捆粽子样押到车上开出去,然后拖他到设在文庙里的宪兵队队部。

你的,不老实,大刑的干活!看着宪兵队长凶神恶煞样子,手无缚鸡之力的李和尚顿时三魂丢去两魂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只是在心里一个劲念叨。我是出家人,整天在庙里主持佛事,从不过问红尘事,不知你们要问我啥?八嘎,你的,必须为我们大日本皇军效力,否则通通地死啦死啦。

啊,我……啪啪,话音未落,两颊又挨了宪兵队长两个大把掌,拉出去老虎凳地干活,这个又粗又黑的鬼子少佐立刻对他怒吼。站在他旁边的那个瘦猴翻译官一听,立刻用手一挡,然后对少佐一番耳语,少佐一手叉在粗腰上,一手握住王八盒子手枪对瘦猴说,你的,对他讲讲,让他当本市维持会的会长,是皇军看得起他,否则将他和这座庙宇统统死啦死啦。是的是的,翻译官一脸谄媚说完,转身就对李和尚说,李和尚啊,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个出家人,为保佛家净地,也不用去得罪这些强悍的日本人啊。李和尚一听,还想说,我是……翻译官立刻凑近他耳边悄悄地说,再说了,佛经上云,造七级屠浮是建功立德的事,要你出面维持地方安宁,就等于你造七级屠浮,免让众生杀戮之灾,你又何不为之呢。否则你想想,今天你能走出这地方吗?识相点,日本人杀你这个禿驴,不就等于碾死一只蚂蚁。说完,他用手指指李和尚的后面,李和尚回头一看,一幕极其恐怖的场面让他马上紧闭双眼;

原来这根大柱子上吊了一具血肉模糊,浑身无一块好肉而且开肠破肚的男尸,尤其是那只披头撒发的惨白脑袋上,两只突出暴眼在灯光的照耀下,正在死死地,直瞪瞪地盯住自已。罪过罪过,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李和尚彻底崩溃了,在不明白为何要他来干这事的情况下,只能答应下来。

沒想到,两年后的一天半夜,一位不速之客来到寺庙,轻轻敲敲他的禅房门。李和尚打开一看此人便惊住了,赶紧把他拉进禅房并吹灭了蜡烛。程宏图一听就问吴舜英,哎,这人是谁啊?吴舜英说;他的侄子,就是他的继儿子,在读高中的那年夏天,他忽然人不见了。根据驻防日军谍报机关掌握的情况猜测,此人极很可能去投靠了新四军。这下子不得了了,“维持会”跟日本人的日常行动有密切联系,许多事如驻防兵力布置,物质分配情况多少也会知道些,特别是会长常会参加些重要会议。事发不久的有天晚上,天上黑咕隆咚又下起了雷雨,李和尚浑身湿漉漉刚回到谭家湾家里,后面宪兵队也就紧跟上来了。这时的李和尚娶了老婆,所以晚上就住在谭家湾这幢蛮气派的古宅院里;老婆是本地盐商总会会长的小女儿,人长的如花似玉,为何会长肯把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给他,李和尚知道,这也是他乱世之时逼迫不己的选择,不就是想……

不由分说,几个如狼似虎的日本鬼子又扑上来就将他按倒在地,三揪两绑,又把他像捆粽子样押到设在文庙里的宪兵队部。面如土色的李和尚,战战兢兢地说,我天天在为你们办事,确实不知道这小子去了哪!他哭丧着脸对宪兵队长说。八嘎!你的儿子上那了,你的能不知道?你们私通新四军!宪兵队长一睑杀气腾腾地对他咋咋呼呼。李和尚知道今天遇见天煞星了,太君,看我忠心耿耿给你们办事,你就放我一码吧,我实在不知道……宪兵队长听他仍然如此,立刻瞪红眼涨肿脖子对他大吼,不说老实话,立刻死拉死拉。太君,我真的不知道……可话还没说完,边上就有个鬼子跑过来二话不说抬手,就“啪啪”左右开弓打了他两个大耳刮子,把李和尚打的顿时两眼直冒金星,人也一跄踉摔倒在地。这还不算,矮墩墩的队长发疯般对着他叽里咕噜几声大吼,几个宪兵马上拥上连拖带拉将他蒙上眼睛,然后拖出去扔到门外汽车上。汽车在城里绕了两圈后又开进宁国禅寺。

此刻寺里的和尚所剩无几,但在日本鬼子驱赶下,全集中在大雄宝殿前面空地上。寺院里到处火焰通明,大雄宝殿前面空地上,摆了把斩草用的大锄刀;佛门净地,岂能……僧人们见此情况全都摇头叹息,可与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有何理可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唯有闭目祷告,空气中弥漫着一阵阵杀气。

但李和尚并没被锄死,为何?原来谍报机关通过情报网弄清,他干儿子投奔的不是新四军也不是国民党军,宪兵队这才刀下留人,让他继续去当这“维持会长”。

一直千到日本鬼子投降,知道自己是个人人皆杀的大汉奸,而且早已还了俗,宁国禅寺肯定不会再容他了,感到走投无路的李和尚,那天瞒了老婆准备在家悬梁自尽,忽然有队部队开到他家的院子里。细看领队军官还就是他的继子,李和尚悲喜交加;想不到前来接管这个城市的是抗日部队。更没想到,前来抓他的还就是自己继子,现在他已是少将参谋长,负责清算接收此地敌伪财产,处理汉奸事务。作为本地臭名昭著大汉奸,李和尚被关进大牢,后来保释就医。解放后……听吴舜英断续讲完他的故事,程宏图目瞪口呆,讲到这里,一抬头发现已到街道办事处,于是一起走进这条长廊,程宏图啊,这位就是咱们街道的于主任,有何要求,你就对他说吧。一走进这间办公室,吴舜英就指着一位正在忙碌的中年汉子对程宏图说。啊啊,你们有什么事,尽管对我说吧。见于主任的态度很热情,程宏图就把自己的打算开门见山托出,于主任,我们成立护院队是保卫大院安全。于主任一听,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护院队?吳大姐啊,究竟咋回事。吴主任就把昨晚院里居民的讨论意见对他一讲,这班小佬全是干部子弟,素质都蛮高的,绝对不会瞎来腔,她看看程宏图说。于主任,目前的情况你也知道,他们也只好自已保护自已了。噢,原来是这样啊,那你有何要求?终于弄清来龙去脉的于主任听完就说,支持你们的想法,街道尽量满足你们的正当要求。听他用最时髦用语明确表态,吴舜英和程宏图同时舒了口气。

就在用毛笔写了“护院队”三个字的小硬纸片上,盖上街道办事处的印章,程宏图一边说,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这些硬纸片。噢噢,于主任一边细看一边点头。这是我上午找了一只大旧纸药盒子裁成的,每张有三公分长,二公分宽。噢噢,吳舜英也很新奇地看看。别看这动作看上去微不足道,可意义绝对不一般。护院队得到街道办事处的认可,那性质就完全不同,听程宏图对于主任说,对佬,是这样的,听吴舜英看不惯地说,于主任对她摆摆手,程宏图,你继续讲,噢,程宏图点了点头又讲。我想,既然我把这事承诺下来,哪就要尽量考虑周到,有了盖章的证件,我们的腰杆子必然挺直,关键还在可以严以律己,不能乱来,所以希望街道理解支持。听程宏图一气说完,于主任连称是是,他一边打开抽屉取出印章,一边很欣赏地对吴舜英说,这个小佬蛮有头脑,想的很远,考虑的也很周到,有的我还真没想到呢。说完他摇摇头,然后蘸蘸印泥哈口气,就在这些小纸片的背后笃笃笃地一一盖上了印章。愿望实现的程宏图们,立刻揣好胸牌与于主任告辞出来,吴舜英心里也很高兴,她笑着对程宏图讲,真老虎下山,一只抵三啊!而此时的程宏图,心思已在回去要招哪些人。如何组织他们值班巡逻的这些问题上。第一幢楼,羊开城,羊遵义,他们兄弟可以考虑,方小刚、方小番必须入队,王家三兄弟千万不能进来,他们的口碑太不好了。第二幢楼的潘八仙、潘南仙……罗罗总总,五幢公寓楼里也能组织到二十多个男孩,七、八个女孩,光自家这幢三层两单元的楼里,就有十八户人家,看来人员……被迫当上……听吳舜英继续讲李和尚,程宏图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她讲的事情上。哎,吳主任,你上次讲,有人半夜里去找李和尚,他是干啥的?啊?吳舜英一听霍地回过头,两眼很惊讶地看看程宏图,刚才我讲了半天,你一点也没听见啊。程宏图立刻打叉说,好像听你对我讲,这人是李和尚的侄子?是的,就是他好几年不见的侄子,哦,后来呢?程宏图迫不及待地问,侄子的突然出现,让他……这话让程宏图更加摸不着头脑,吳主任立刻说,哎,他这是在刀刃上舔血,悬崖上走钢丝,你们年轻人咋会清楚啊 。倒也是,作为新时代的中学生,许多事也只能在电影书本上看到,说着说着,他俩抬头一看,发现已经回到院子里。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张秋生
  • 陈平
  • 泉水涓涓
  • 顺其自然者
发送

4条评论

  • 顺其自然者
    2022-06-04 10:21:16 0回复
    0
  • 泉水涓涓
    2022-06-04 10:20:56 0回复
    0
  • 张秋生
    2022-06-04 10:20:40 0回复
    0
  • ???
    2022-06-04 08:34:00 0回复
    0
  • 19527
    积分
  • 3468
    博文
  • 5204
    被赞

个人介绍

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清凉书院书画名家专委会会长。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