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二次婚姻之十,对薄公堂

合一和平 最后编辑于 2022-04-08 08:43:43
728 0 2

十、对薄公堂

我和乔的关系外人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我似乎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变化。我感冒痊愈后,再次前往乔的山庄,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情绪上来,意气用事时才和我离婚的,还想知道她复婚的条件是什么。

见到乔后,我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乔说很简单,就是要我时刻陪伴她左右,并且像她弟弟那样买菜做饭、开车;生意上的事只有她主动问我时才能单独对她讲。我明白了她要我做她的隐身侍从;接着我又问:那什么时候复婚呢?她说如果能这样让她上到金蕫的级别时就办一场豪华的婚礼复婚。我明白了,要帮助她赚到一千万的时候;我最后问她,复婚时还领证吗?她说不用了,这辈子她犯的错误就是和我领了那个证。

我和乔的两个弟弟也进行了沟通,大弟弟是乔用10万年薪请来的;小弟弟是要靠做罗麦生意来赚钱的。我问俩兄弟,假如各给20万,你们会怎么打算?他们当然不会做罗麦。

我和乔继续沟通:现在这样做罗麦是很难上级别的,也不可能真正帮助到你的弟兄,更不可能实现你改变家族命运的梦想;你对我和我的家人无情我就不提了,但你口口声声对外婆感情深,为什么我们在四川时,你外婆已经病危,你连一个晚上都没有陪伴过?后来你外婆去世,你也没有回四川奔丧呢?

我开始揭开乔的画皮:你不仅到今天还想欺骗利用我,还欺骗利用你兄弟,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把我们离婚的事情告诉了乔的弟兄,最后对乔说:我们一别两欢,各自好自为之吧!如果你不履行协议条款,我将用法律和舆论武器让你身败名裂。

对乔我是第一次说狠话,内心却幻想能够敲醒她。赫尔曼•黑塞说过:天真的人们能够爱——这就是他们的秘密。我似乎还天真的童心未泯,而欺骗是乔的天性也被逐步证实了。

2017年春节时女儿女婿回来看我,我没有说离婚的事情,只是说乔买了保时捷开回老家得瑟去了。女儿在将要上车离开时,我说想抱你一下可以吗?女儿有些不自在,勉强给了我一个拥抱。中国人表达感情的方式真是太含蓄了。

从乔的朋友圈里看到,那个春节,宜兴的山庄里好不热闹,她的妈妈、弟媳和侄女也都过来了,还养了条金毛宠物犬。

弗洛伊德说:“工作与爱”是人一生快乐的来源。现在我把这些都弄丢了。面对寂寞孤独的煎熬,我又回到书籍中修补受伤的灵魂。天文、地理、历史、哲学、回忆录等什么书都看。身体似乎也有了问题,消化不良,肚子胀气,吃了中成药不管用,就到小新桥那边一位据称是孟河医派的老中医那里诊治。当我第三次去开中药时才知道那里的乡卫生院中药房是这位老中医的儿子承包的,难怪每次开的中药都不能少于5帖。

老同学徐鹰和郇卫星准备自驾到西藏去,因为另一位同学去不了就试探性问我,我当即决定和他们一起去西藏。一路上心情完全不一样了,胃病也好了,可是第29天后返回常州时肚子又开始胀气。

婚变带来的痛苦,可以靠意志力去克服精神上的创伤,但肉体往往承受不住,会通过病痛表现出来。我跑到南大街的婚介所做了登记,想迅速找到一位说得过去的伴侣来医治自己的伤痛,也想以此做给乔看看。当然,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2017年8月,是我花甲之年正式办理退休的时间,我接受老同学的邀请,去肯尼亚草原看野生动物,也算自己给自己的一份生日大礼。回来后主动和中断两年联系的姐姐打电话,第一次去了杭州女儿家,开始修补和家人疏远多年的感情。在老年大学报名参加写作班的学习,准备开始写就自己的人生故事。

乔履行离婚协议一年后,开始找借口每月只给我打两千元,说我有退休工资,她现在收入下降了。我没有理睬她,找知青老朋友朱文平进行了法律方面的咨询。朱文平在区法院副院长的岗位上退休,他对我的离婚协议持悲观态度,对法律结果的执行也没有多大信心。

乔看到我没有什么反应,干脆就一分钱也不给了,并且要我同意卖房子,然后给我三分之二的卖房款,一次了结离婚协议条款中对她的约束。我姐请朱文平喝茶,他们曾是中学同学,又给我介绍了她熟悉的律师,法律程序启动。

我做罗麦生意时的伙伴愿意出面调停,劝乔放弃房子和我协商通过公证一次性终结我和乔的经济关系。我不愿意劳烦昔日的生意伙伴,也知道乔是不会轻易把房子让给我的。乔把我的微信拉黑了,发来了长篇大论的短消息,就如当初刚认识我时一样,只不过内容完全变了。

马克·吐温写道:如果你收养了一只饥饿可怜的狗,并且让它舒适顺利,它将不会咬你,这便是一个人与一只狗之间最主要的差别。一味付出不是亲人之间最好的相处方式,当长久的付出成为一种习惯,受之者天经地义地坦然,成年的爱便可能瞬间集结成恨。

乔充分发挥出她语言的优势,当初在表达爱意的时候是款款深情,现在在表达伤害的时候是如此锋利。女性具有记忆优势,即使年代久远的片段细节,也会在争吵中被提及,导致跑题,无法有效沟通。她因为知道我内心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所以就在这些地方使劲,意图摧毁我精神意志。在她看来,我过去从不和她计较,处处让着她,表现出来的是软弱,这次也会屈服于她。

当我们过度钟情的时候---痴,一只眼瞎了;当我们怀恨在心的时候---嗔,另一只眼瞎了。我曾经瞎了一只眼,现在不仅不会再瞎另一只眼,而且曾经瞎了一只眼也从半盲状态恢复了。

为情所苦,悲惨到底。现在情已荡然无存,我该苦尽甘来了。律师在法院起诉立案后,朱文平和我姐私下把我们愿意在得到房子的前提下调解的底牌告诉了法官,法官图省事,第一次开庭就把这个底牌亮出去了,被告当然就要抬高价码了。

我的本意是要把官司打下去的,因为我有理有据有胜算;乔的收入暂时不会减少,而且收入只有通过银行账户这唯一途径才能到她帐上,法院执行完全有可操作性。律师支持我的想法,说这样每年起诉一次,追讨12万。并且告诉我,一旦乔不还房贷,银行起诉乔(买房时我们办过假离婚,房贷是乔一个人的名义贷的,房产证登记是两个人的名字),乔将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房子产权也肯定拍卖不出去,因为没人会接受一个其他人拥有使用权的房子。在中国,土地的所有权、承包权和实际使用权是分离的,房屋有时效的产权和使用权也是可以分离的。届时乔作为银行被告时,两案并一案,我的目标是可以达成的。

朱文平担心我赢了官司拿不到钱,和我姐一直劝我调解解决。“听人劝,吃饱饭”,这样我对律师表达了修改意见:房子产权归我,70万房贷我还,谁也不给谁其他现金,一次了结。

老同学们计划的新疆自驾日期临近,律师让我放心出去玩。在旅途中我收到过乔的短信开始都未予以理睬,让她去法院说;后来我接到律师的电话,问我是否同意给增付被告50万元后拿下房产了结此案。我当然不同意,原来是我姐把这事告诉了我女儿,女儿愿意出钱帮我换来平安;朱文平也认为房价会涨,算经济账是划得来的,他有今后找不到被告的担心。

银行起诉的时间日渐临近,乔日益焦躁,我心也不安宁。在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后我给乔打了个电话,表示可以给她25万元,我得到房产调解结案。乔是销售高手,一看我松动了立马追加5万,要30万;我也同意了;她乘胜追击,说红木的沙发、餐桌和摇摇椅等也要搬走,我也同意了。

在喀纳斯的白哈巴村,乔又来电话,说为了显示我的诚意要把3个月她欠下的房贷款打给她,她好去还房贷避免银行的起诉。我咨询律师后满足了被告的要求,其他就只等我回到常州签字了。我心想,为了解决我的麻烦,女儿要为老爸付出真金白银,等案子结了,我将房子卖掉以后换个小房子,女儿的钱我是可以归还给她的。

圣雄甘地说:弱者永远都不会宽容,宽容是强者的特质;懦夫是不会有爱的,爱是勇者的特性。宽恕是一座让我们远离痛苦、心碎、绝望、愤怒和伤害的桥。在桥的那一边,平静、喜悦、祥和正等着迎接我们。

很多人,包括我,对现实失望的时候,就寻找思想的支持;对生活失望的时候,就寻找文化的支持;对现代失望是时候,就寻找历史的支持;对人失望的时候,就寻找自然的支持。现在知道,真性情的、单纯的才是美的本色,是不需要其他东西来支持的。当我放弃对她所有的要求之后,那种叫做“理解”的东西,如圣灵一般飘然而至。

现在的我才从婚姻中真正毕业。我曾经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现在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这段婚姻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

贫穷才是最糟糕的暴力;

在生命的列车上,我们说不清自己最喜欢的人或物会在何时下车,连同我们身体的某一部分,都有可能不会陪同我们走到终点。只有心情,是与我们生命“等长”的东西;

双方没有能力给对方不一样的营养和喜悦,爱情就此枯萎;

没有人能在不对等的爱里得到自由;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快乐也不会体会到快乐。不要用你的“未得到”破坏你的“已拥有”;

人生之所以有趣,就在于无法随心所欲;

人可能会恨你,但除非你也恨他们,否则他们是不会赢的,而恨会毁了你自己;

幸福不过是欲望的暂时停止(叔本华);

......

当我从新疆回到家里时,可以移动的东西她都搬走了,价值高的电器也都拆走了,连电饭煲都没有留下;一点八米宽的加厚床垫,因为电梯装不下,怕费事就没有搬走。

曾经以为她是我最后一个女人;曾经以为她是陪我走完漫漫人生路的人;曾经沾沾自喜,以为在茫茫人海中终于找到了她;曾经排除万难,终于可以跟她在一起;曾经为她放弃了其他机会;曾经想跟她终老山林,可是现在已无力挽留。原来,我和她,各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大家走的路并不一样,曾经结伴走了一段路就到此为止。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在长达27年婚姻划上句号时的简短联合声明中最后说道:“我们不再相信在生命的下一段还能一起成长。”

我在想,哪一种人最不可能离婚,也许是有共同利益关系的。因为这些或多或少的利害捆绑,没有爱情的,可以混搭过日子;不可开交的,宁愿将就到白头,这种情况随处可见,比比皆是。但那种毫无生气的婚姻,再稳固也是一潭死水,又有什么好羡慕的呢?

爱情本身啊,便如镜中花,水中月,胸口的朱砂痣,床前的明月光,美艳不可方物,一见便倾所有。却又,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选择了爱情,原本就选择了冒险。

然而,虽然情欲多变迷离,稍纵即逝,但那情爱的吉光片羽,依然是人们支撑起全部生命的饱满与一生充沛的不竭源泉!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合一和平
  • 嫳屑男子
发送

0条评论

  • 1583
    积分
  • 130
    博文
  • 502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