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二次婚姻之九,二婚“毕业”

合一和平 最后编辑于 2022-04-07 08:40:31
864 0 1

九、二次婚烟“毕业”

乔子容在2015年终因给一个白血病患者做理疗而受到患者的敲诈,被迫暂时放下店里的技术操作,回到做罗麦市场的轨道上来。2016年原来跟随我们做罗麦的安徽池州人盛兰夫妇生过孩子后归队,在扬州开发市场,乔出资在扬州租房住宿,准备在那里打开局面。

为了让扬州花木市场一对夫妻老板从事罗麦,乔请我出马,我带上自己的米烧药酒,开车去那个老板店里,一顿饭吃下来就立即成交。下午盛兰看着我的眼色准备马上进入复制程序,但是被矫情的小乔破坏,话题又转到了理疗养生方面。无奈的我只能驾车返回,因为是酒后开车,我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了一会儿,过长江大桥时突临安检,好在我摇下车窗时,顺手端起茶杯挡住了口鼻,没有被要求测体内酒精含量。当时我有些困惑:乔明知我喝了那么多酒,怎么一点不担心我的安全呢?

乔要我用微信和电话帮着带领盛兰夫妇,指望她们也能像戚玉霞那样成为下一个皇冠。但是在我和盛兰通电话时,乔又心生不满,似乎我夺走了她的领导权,便把我们罗麦网上办公平台的密码改掉,再也不让我看到我们每周的业绩构成和实际收入了。我很生气,对乔说:去年我们赚了150万,除了我花的10万,其他你开店都用完了,答应我提前把房贷还清的承诺没有兑现;今年半年收入70多万,你新做的业绩只贡献了4万,房贷还是没还清,你现在连办公平台对我都屏蔽了,到底要干什么?

扬州市场后来受挫,乔突然买了飞机票,让我陪她去云南旅游。夫妻间的物质生活水平,有收入较高或掌控财权的一方来决定;他们之间的精神生活水平,由素质较低的一方来决定。云南旅游,对我是一种煎熬,乔只是喜欢买买买,翡翠手镯、银器、普洱茶砖等。我喜欢体验式消费,想玩赌石,就问她舍得花多少钱;她说3千元吧。结果她扔了我选的小石头,拿起一块2万多的石头去切皮,最后我一路提到扬州剖开时才发现仅是一块顽石而已。那一次旅游她挥霍了10多万,我像个拿行李的侍从一样毫无乐趣。

在游客必经之路上,有一家藏传佛教寺院,里面一位叫白玛的活佛在向游客吸金。乔主动要求活佛单独为她指点迷津,然后花钱请了佛珠。白玛出来后问我“可有根”?我回答说:人生如萍,有根又如何!我心想,现在的乔子容和在马尔代夫度假的乔子容简直判若两人,这是无限膨胀的欲望给她带来的改变,还是她掌握了财权后本来面目的显现呢?我想,财富不会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只会让人露出本性。

 

回来后我决定对自己好点,让她陪我去咨询牙医。因为我的遗传性牙周炎,有十几颗牙松动,每年都要做新牙套,所以准备选择种牙给口腔内的牙齿来一次“大修”。咨询牙医后我的种牙手术要分三次进行,约需8个月时间,费用10万以上。乔没有反对,我在考察了4家医院后选定在瀚景口腔做种牙手术。

2016年9月,乔的弟弟来到常州,把我的车开走了,乔从此就不回家。10月,她要卖了旧车换新车,我没有同意;她贷款买70多万的保时捷新车,要我去签字,因为这又是她的一个梦想,我就配合她去买了新车,通过老同学庄逸群的关系,还优惠了1、2万元。

乔的名下有两辆车了,便把旧车过户到我名下,我这时才具备了办理建行苏通信用卡的资格。我觉得我的旧车蛮好的,停在哪里不担心,有些擦碰不心疼,也不引人注目。一天,在我家做保洁的裴登霞的姐姐,她也是罗麦的会员,问我能不能开车送她和朋友一起去宜兴乔的新店,我这才知道乔子容是在宜兴阳羡一个山庄里落脚了。

每一次的欲望满足之后,无论是体验、占有还是控制,带来的还是“空”的感觉。人只有为自己不断作出一个不一样的选择,才有可能去填充这个“生命的真空”,生命才因此而感觉充实。

早在半年前我和乔到宜兴丁山一个叫王军成的紫砂工艺大师的工作室去过,当时作为交换,乔买了他4万元茶壶,他买了乔4万元罗麦的产品。王大师请我们夫妻吃过“太湖三白”,我知道他妻子开工厂,有个读高中的儿子,自己会书法、绘画和紫砂工艺,还是星云大师的俗家弟子,开着一辆大奔。

阳羡山庄是王军成朋友的农家乐不开闲着,暂时免费给乔用的,乔似乎对王大师有意,把大本营搬到了那里,还请两个弟弟从四川前来帮忙,又开始做拔罐、艾灸、推拿和针灸等理疗,把常州仅有的罗麦伙伴再一次带入了歧途。

在山庄里,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萧伯纳所说的话:男人最大的快乐是满足女人的自尊心,女人最大的快乐是伤害男人的自尊心。高级的情感,最终形成精神和意识;低级的情感,只能沦为脾气和情绪。我发现乔过去表现出的高傲里面深埋着自卑,现在集中表现出了低情商的那种状态:始终要在言语上胜过别人;对陌生人毕恭毕敬,对亲近的人随意发怒;评判别人喜欢的东西;无法争辩过对方,就开始人生攻击;看见别人对你笑,就觉得是喜欢你;看似追求完美,实际上反映出极度自私,等等。

我无法在那里呆下去,加上我弄牙齿,只能吃流质和软化食物,便独自开车回家。我的心有些乱了,更气人的是,后来我需要种牙的钱她都不给,我只能动用母亲给我留下的私房钱。

11月中旬,我重感冒发烧39度,打电话给乔,希望她回来看看我,因为有她弟弟开车,回来很方便的,但是遭到了她冷漠的拒绝。童年生病的寂寞又出现在我的脑海,被遗忘的感觉再次觉醒,又消失。我独自在社区卫生所挂水时想,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一种爱,可以伟大到令你牺牲自己的天赋和才华呢?不,并没有!即使有这种牺牲也丝毫不伟大,它是反人性的,它恐怕只是一种懦弱的自我迷失,或者出自另一个人的极端自私。“因为爱而爱是神,因为被爱而爱是人。”我不是神,我也要爱的回报。

第二天我驾车到宜兴,乔像对顾客一样给我拔罐退火。我准备当着她两个弟弟的面和乔好好谈谈,她的大弟转身离开回避了,小弟希望乔平心静气,但是乔似乎有恃无恐,当着裴登霞的面对我拍起了桌子。我爱她,就是将我自己交给她,把我自己当成人质交给她,从此,她有伤害我的权利,她有抛弃我的权利,也有冷落我的权利。

有些事想多了头痛,想通了心痛。男人一半是君子,一半是动物;女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所以千万不要挑逗动物,惹怒恶魔!我对乔说我们回去再谈吧,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是什么惹怒了你?

爱始于相遇,生于经营,死于算计。从对方的错误中找出自己的责任,是彼此相爱的最好方法。但是乔一点没有反思自己的言行,通过一系列的算计,是时候可以抛弃我了。

在车上,她再次说出了离婚两个字,我意识到我该从婚姻的学堂里毕业了。过去,我把爱情视若性命,可是现在才发现爱情也仅仅是生命的一个主题而已,虽然它更加的绚丽,更加的甜蜜,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要围绕着它来转的。被迫迁就别人的改变,终究是不甘的。

爱情不是谁给的,而是一种内在的热情和驱动力。乔身体里涌动的爱之泉水早已干涸,无止境的欲望填满了她的灵魂和身躯。但此时我不能批评她,更不能刺激惹怒她,她表面上是器小,情绪化,虽说病在境界上,其实根源坏在自私上。泰戈尔:刀鞘保护刀的锋利,它自己却满足于它的迟钝。现在必须冷静面对,表现出迟钝,寻找到妥善的解决方案来收场。我对乔说,当初我承诺过的“不离不弃”,现在你要离婚,捆绑不成夫妻,那你考虑如何安排我的老年生活呢?

晚上乔提出了她的方案:房子我永久居住,产权归她;在我有生之年,永久每月给我一万元生活费。过去的我曾想拥有一片山林,现在的我能拥有一个安静的角落就很不错了。

强者容易心生慈悲真正的强大不是原谅别人,而是放过自己。我没有多说什么,人生的过去是历史,未来是个迷,而当下是一份礼物。当我们改变过去历史看法的时候我们现在和未来都发生了改变。同样,对未来我们植入什么样的梦想,也就会引发每一个现在成果的改变。我内心接受了她提出的“两个永久”的方案,因为我知道任何讨价还价都没有意义,反而会让她走极端:不还房贷,一分钱不给,把家里东西搬空,再也不回家,那时的我才真正是走投无路了!

一晚上我默默流泪,因为乔,我疏远了家人。好的爱情是你通过一个人看到整个世界,坏的爱情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世界;我太自以为是,以为能使乔成为我的作品,“过了,就是错了,这就是过错。”这是至今我看到的关于过错最精辟的注解。过去因为她要依靠我,现在她要抛弃我,如此简单明了。

乔为了让我接受离婚的条件,还在滔滔不绝,说她是如何辛苦,这么多钱都是她赚来的等等,奚落我连一瓶产品都卖不出去,一个合作的伙伴都找不到。我不会去批评她至今都还搞不懂罗麦生意是怎么回事,反而想到了君士坦丁主教的话:当我们说出“我的”与“你的”两个词时,已熄灭了我们慈悲的火焰,点燃了贪婪的欲火。赚钱靠本事,花钱看德性,很多感情在金钱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金钱和财富也是一面照妖镜啊!

没有道德感的人,自然也没有来自道德的痛苦和纠结;没有道德的痛苦和纠结的人,也就没有道德负担和道德顾忌;没有道德负担和道德顾忌的人,常常就显得果断和有力。有时,恶在很多时候比善显得更有力量。

越依赖什么,越会被什么伤害。我必须从爱情的学堂毕业,接受对方离婚的挑战,况且,这种离婚协议,依然把两个人捆绑在了一起,也许什么时候她良心发现,又回心转意呢?

正反两面都盘算后,我依然无法入睡。一个人出生后,马上就面对几个无法逃避的问题:一个是死亡,我们向死而生;一个是焦虑,时间流逝,我们无可奈何;一个是各种必须背负的枷锁:爱情、友情、期待……不能打破这些枷锁,不可能获得强大的内心和自由的精神。

天亮前我迷糊了一会儿,乔一反常态地做了简单的早餐,催促我赶快前往区民政局办手续,看来她已经急不可耐了。我最后再一次问她,必须去办离婚吗?她说:办了才能安心工作,等我身体好了,能够陪伴她时可以复婚,现在离婚的事不对外公开,让我依然可以以夫妻名义前往宜兴山庄。

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打印离婚协议时多次问乔:每月1万元能否支付?能永久支付?乔信心满满回答:能。就这样,乔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似乎可以独享一颗摇钱树了,我则拿到了她给的“低保”的契约书。君子既然不肯与人争利,就要安于清贫,但清贫的生活也要有经济保障,不光是钱的问题,还有尊严的问题。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合一和平
发送

0条评论

  • 1583
    积分
  • 130
    博文
  • 502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