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重出江湖之六,妥善处理内耗

合一和平 最后编辑于 2022-04-01 13:51:51
2034 0 1

六、妥善处理内耗

“罗麦”像一匹黑马,在整个直销行业中异军突起。正当业绩飞速增长之时,公司高层却发生了人事变更,罗麦美业部创始人郭柄廷被遭到开除后黯然返回香港,一部分经销商追随他离开了罗麦。我的老师柳荫,此时已是皇冠级别的领导人,她继承了郭柄廷的衣钵,在罗麦这个平台上创建了“正泰系统”,所以我们下面的经销商团队没有受到影响。

对我而言,最大的内耗来自于我的太太。谁都知道“夫妻同心,黄土成金”的道理,但做起来是很不容易的。

在直销领域,有一个经典的ABC法则:C为新人,B为介绍新人的引荐人,A为老师。乔子容是非常优秀的B,做零售和邀约新人是高手。她通过电话把武汉的李朝霞约来我们家住了几天。被李朝霞亲切地叫作“一平哥哥”的我就扮演A的角色,给她展示了罗麦事业,并且告诉她我的战略:她在注册后可以什么都不做,只要允许我们通过颜妮把武汉市场做起来,这样武汉市场的业绩,就都在她的名下,同样可以享受到丰厚的组织奖(五代销售提成的3%)。

当初做“靓之堂”化妆品时我和乔子容曾多次去武汉市场支持团队。武汉那些美导们白天为女顾客做服务,晚上睡在美容床上,几乎男人都见不到,所以非常羡慕乔子容有我这个老公,能够陪伴在身边。在武汉,当乔子容和颜妮下美容院时,李朝霞经常在我们住的酒店房间休息,我俩也时有独处一室的机会,因此彼此比较了解,也相互欣赏。

人们靠信任生活,信任产生信念,信念和奇迹相关,而奇迹看似巧合。这次李朝霞出于对我们的信任,同意加入罗麦,也愿意让我们去找颜妮开发武汉市场。她给我打了8000元钱,勉强买了个人情单,只想注册一个普通会员的资格。我同样出于信任,给她垫付了16000元,帮她注册成加盟店资格的会员,然后把整个武汉市场放在了她的名下。

在把李朝霞的名字放在乔子容A部门还是B部门时,我们夫妻俩第一次为了工作发生争执。我主张放在A部门,因为那边虽然累积的业绩较多,但因为都是零售堆积而来,大多属于消费者,没有产生可以复制的领导人;B部门的戚玉霞她们,虽然目前的业绩不多,但她们都是有梦想的经营者,我相信她们像许多小树苗一样,在咔吃咔吃缓慢而坚定的成长,不愁未来会长成参天大树。

夫妻发生意见分歧,最后往往是男人妥协的多。为了不影响夫妻感情,我按照小乔的想法,把美容院老板都放在了一条线上,这样武汉市场也在戚玉霞的名下了,我们自己团队“大象腿”的构架由此形成,再也无法改变。

李朝霞注册后,乔子容和我们的上线李春梅立即奔赴武汉,启动颜妮这颗棋子,颜妮注册的当天,她名下就进入了十多个加盟店,立即上升到了经理级别。

没多久,我接到武汉团队柳蓉的电话,要我千万不要再让乔子容去武汉支持她们了,因为乔子容只会卖货,自以为是的支持其实都是在帮倒忙。因为她们都接受过了“泰森”的系统培训,知道如何发展团队,所以想通过我来阻止乔对武汉团队造成的内耗。

我不能对乔子容说实话,只是告诉她武汉团队的成员,都经过了“教练技术”的培训,现在已经融入了罗麦的“正泰系统”,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一直起不来的A部门了。

和所有人预期的一样,武汉市场爆炸性启动,奇迹发生了。颜妮后来居上,收入迅速超过了我们,并且获得了和乔子容、戚玉霞一起到深圳去参加罗麦的“泰森”首周培训的资格。这本来是好事,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乔子容的深圳之行,却逆流而行,自己动摇了做罗麦的信心。

10多年前乔子容刚出川打工时的第一站是珠海,认识的第一个“贵人”是做仙妮蕾德直销生意的。这次去深圳参加培训,她提前几天出发,准备去开发珠海市场,结果反过来被她的那个“贵人”反开发加入了一家叫“嘉康利”的美国直销公司。

到了深圳,乔子容的状态完全不对,不得不中途退出了罗麦“泰森”的首周培训。她独自一人回来后开始全情投入嘉康利的进货、卖货、发展下线、帮助下线卖货的死循环。罗麦的收益消耗在嘉康利上,我的时间也被她挤占,最遗憾的是浪费了很多人脉资源。

2012年的下半年,我带着戚玉霞等到济南参加罗麦一个400多人的经理以上级别领导人会议。会议间隙,李春梅单独找我谈话说:她妹妹仍在工商银行上班,当初我和她妹妹合作的那个编号的另一方市场没有活力,要我去激活那一方的市场。我心里清楚,当初约定我们做的这一方市场我已经做起来并且在“自动化”发展了,另一方本该她们姐妹俩做的事情现在要我来做是故意难为我。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我太太毁约在先,现在不做罗麦去做其他品牌的直销了。我有苦说不出来,只能告诉李老师,我没有精力同时做3条线,就放弃那个点位所谓的合作吧。就这样,在罗麦的网络体系中,我的名字从此就完全不存在了。作为人情,李老师答应那个点位上的海外旅游资格由我享受。

2013年春节,我和乔子容盘点了一下一年来的收获:罗麦收入的十多万全在嘉康利中耗尽,一半的产品被她自己吃掉用掉,本来我想买一辆国产“奔腾”车的计划也落空了。面对这样的状况,在新的一年,她仍然要坚持去做嘉康利卖货的生意,但她没想到10年来对她几乎是百依百顺的我却不再迁就了,坚持要走自己的路去做罗麦。乔子容甩出了杀手锏,第一次用离婚来胁迫我屈服。我这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同意了她的离婚要求,只提出一个条件,把罗麦的注册名字改成我的,然后我净身出户。乔子容看到无法征服我,也知道没有我她很难把嘉康利做起来,思考再三后决定协助我做罗麦,并且心有不甘地赌气表示她一定会使A部门像B部门一样爆发起来。

她完全不懂资源总是有限的的道理,也始终没有悟到“追随系统”的真谛。在重新出发跟随系统去补“泰森”的课程时,武汉的颜妮成了她的教练,而她依然没有像戚玉霞她们那样获得进步,依然没有变得柔软而更具有张力,我们A部门后来开发的大学生团队和美容业团队在她好为人师的戾气带领下最后还是分崩离析。

好在随着九省通衢的武汉市场被我们拿下,常州的戚玉霞她们获得了实际的业绩支撑,发展更轻松,也更努力了。我们建立了一个巨无霸团队,每周的组织奖收入已经破万,而且还在稳定的增长之中。这样我们夫妻俩就可以心无旁骛地去享受马尔代夫海外游的福利了。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合一和平
发送

0条评论

  • 1583
    积分
  • 130
    博文
  • 502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