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一缸米酒的倒影

lyf 最后编辑于 2022-01-22 11:58:08
10111 6 13

                            一缸米酒的倒影

 

  我吃酒,最早要追溯到小时候,小到什么时候呢,七八岁或者十多岁,我已经记不很清楚了。唯独记忆深刻的是,那是很大一口缸,中间插一个竹篓,竹篓里面是淡黄色的液体,周围全是浑浊的米饭。当然,那时候我是不知道那是酒的。我只知道那东西很甜,且十分清凉。完全没有感知到对酒的畏惧。我至今记得隆冬里那种清凉和恰到好处的甜喝到喉咙里的舒服感觉,那是你无法体会的。

 

  我喝了不止一次,更不止一年。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知道,当你在一个地方尝到了甜头,只要那个东西还在,你都会跟中了毒一样牵挂,欲罢不能。究竟是我欺负了酒还是酒欺负了我,当时没有说法,现在想想是酒有些冤,白白被一个小孩,而且还是小女孩当水喝了去,完全无视它作为酒的存在,这得有多冤啊,向那些年被我当水喝了的米酒致敬吧。

 

  父亲发现我喝了酒是在某一天的晚上,那天父亲掰着手指算算米酒做下去已经有些时日了,可以弄点出来尝尝了。当他拿着一个洗了又洗的碗打开酒缸的时候,只听他说,不好了,今年的酒坏掉了。“怎么会坏掉呢?”母亲反问,声音有些急。父亲说,不对,这是被人喝掉了。父亲第一反应便是哥哥,细畜生,过来!谁叫你喝酒的?啊!酒你也喝?你这嘴馋得还得了的!哥哥红着脸,又不是我一个人喝的!我至今很奇怪,也想不通,那些年我那样喝酒,那么小,为什么会不醉呢?是当时那酒也和我一样稚嫩,还是我生来就酒力超常,又或者是酒看我年龄小放了我一马,这些都不得而知了。但我是感激那酒的。

 

  三十来岁的时候我去一个千里之外的公司催讨货款。深陷老板椅的经理对我说,小姑娘,你来要钱呀,不要急啊,我给财务科打个电话,你先坐一下。当时已经是中午,他们已经吃过午饭,而我连早饭都还没有吃,不是吃不起,是故意想攒点让人怜悯而又不撒谎的资本,制造虚弱感,让人同情,哀兵策略吧。经理一听果然大惊失色,先去吃点东西,我这就给你安排。

 

  最终安排的结果是晚上请他们全科室的人吃顿饭。明天一早给我钱走人。在等晚上的过程中我设想了各种场景,这顿饭怎么吃,我得要花多少钱,身上的钱够不够,但我唯独没想到的是我今天要喝酒。坐下来第一句话,他们财务科长说,小姑娘,今天你要喝酒的喽,把我们喝高兴了明天就给你钱让你回家,喝不高兴不给钱。我知道他这是开玩笑,钱有了,这比什么都重要。我接过他手里的盘子,里面有三杯酒,因为我是客人,按他们的地方风俗,客人首先要吃了他们每个人敬的三杯酒,一圈敬过来喝掉,我再回敬他们每个人三杯,其实用脚丫子想想,我这样一个来回下来也没好了,但壮观的是我当时没想,直接就开喝了。坐在我身边的是个女经理,她说你慢点喝,不急,包我给你拿着。酒杯不大,一口一个,看着吓人,一圈转过来没什么感觉,等到我回敬,几个女的扭扭捏捏,说,咱们就过吧,你喝一个。男人们允许他们的女同事女上司不喝,却不许我只喝一个,喝喝喝,喝,他们一个个看着我。我脑子里想起我小时候喝酒的样子,这时候我已经知道那是酒了,满满一碗,少一点都感觉不满,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去,并没有难喝的感觉,有的只是满足,还有馋,好像还是馋不够这东西。我的眼里酒已经不是酒。最终,我还是喝多了,头有点晕,眼神迷离,立刻胆大了起来,开始不管不顾地大声说话,眼里、心里都没有了什么经理科长,但是我没有醉,标志是我没有吐。我看到他们几个人都倒在了桌子底下,那里有一堆呕吐物。

 

  坐在我身边的女经理拿着我的包去服务台结了账,回来告诉我总共付了多少钱,这些我都是知道的。包括她把我带回了她的家,安排在她家沙发上。

 

  第二天一早财务科长打电话来,说,小姑娘,喝酒的感觉怎么样,我说,真舒服。我想到的是我小时候喝酒的感觉,两种感觉重叠,后一种不明显,前一种胜出。

 

  日子一晃到了今天,晚上和女邻居散步,她让女儿去给她买酵母,想发面蒸包子,结果三十三岁的女儿去给她买回来一堆甜酒曲,她想想生气,便把它送给了我。你拿去罢,似乎这样便跟她没啥关系了。我倒是满脑子都荡漾出了小时候的那一缸米酒。我给母亲打电话,然后又百度,终于才算做成了一罐黑糯米酒,我想喝回小时候的感觉。酒做下去,一天一天期盼,好几次拿舌头舔嘴,彷佛已经感知到了年少时的味道,却不知年岁长了,酒劲也长了。我跟女邻居说,你那什么甜酒曲啊,一点也不甜,还这么凶,我做成米酒了,凶得不得了,吃不了,你快点来拿走吧。女邻居说,那我哪知道啊,你没放点糖吗,我过会儿就下来拿。


  一罐米酒被分成了两半,她一半我一半。如果真的都给她拿走了,我怕我就啥也没有了。以后不做米酒了。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方块糖
  • 竹青
  • 张秋生
  • 双桂女
  • 何伯良
  • 彭岸良
  • 博揽群英
  • 阿敏
  • 陆吾
  • 人参果
  • 云水谣
  • 顺其自然者
发送

6条评论

  • 酒量太好了,厉害
    2022-01-20 14:55:52 1回复
    1
  • 自酿米酒甜又香!
    2022-01-20 14:07:17 1回复
    1
  • 我酿的酒 成墨落字
    (来篇小软文吧,也许不是我的故事哦……)

    今夜无眠,我,又: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握管一段旧事,执笔几载过往,岁月当静好,流年应似水,叹尘世迷离,喟红尘阡陌,执手四目,终付一曲离殇;沧桑红尘,还看世间结缡。
      薄笺几梦?笔端的故事终究是回忆成空。愿世间多心神安好,莫把荒凉扰作梦。
    提笔写红尘,记往昔,追浮生。回望走过的斑驳,尘缘半份,望断天涯。经年累月,多少人与事,离了散了,散了聚了。难免的人生聚散离合,但又多少是一厢的情愿和无奈。
    总有些许回忆值得用一生去招唤;些许过往需借笔墨才圆润。踏过飘逝的脚印是在心头的思绪,匆匆时光的拓片。祈彼此一段美好,能否?赠心间一处无恙,可否?
       逆念翻起一页页的纷杂;落笔写下一行行的眨巴。
    酣醉于时光的无情?迷离于岁月的困顿?是与不是,也许就仅是也许。
    涟漪般走过的每一段风景,难免有花腔走板的曲调;落叶般翻飞的每一滴思绪,多少是离题万里的波澜?
    抑或夜深人澜的时刻,碎碎念念中,我那叨扰过往的澎湃之心,去了哪呢?

    也许恐怕就是唯有在心底驾一叶扁舟泛于岁月流逝的诗酒里

    回忆总是那么的阆苑仙葩,美玉无瑕。

      曾几何时,伊守于春之暮野,笑对春暖花开;稍纵即逝,我望着桃花嫣然,着墨人面笑靥;时光不欺,彼此促膝轻聊月光妩媚;想忘也难,我们一齐许下此生长醉古风林,不撷红豆寄相思。
    回首早已物是人非,唯剩下微弱的承诺也随风而逝。无涉伤感,不诉遗憾,只想道一声故人安好,惟想念一词伊人可归?
      过往总会在某一时刻诉完,而驻足天涯心尖的人儿却不是过客亦不是听客。清风依旧,消散的只是经年。
    一借酒意,只想把我们的曾经拓下,让时光轻缓些,让看官们多少有些明白:那里还有个你,还有个我,还有很多很多他与她,执念不渝,续写着各自的典故。
      二十四桥仍在 波心荡,冷月无声……
    尘埃拂袖过,墨染笔尖颤。轻叹的流年也只是从前。酒醒波远,流放遗落的唏嘘,我得以笔为马,赶赴下一个欢乐的故事。

    烟花三月下扬州,桃李春风一杯酒。
    2022-01-20 11:16:21 1回复
    2
  • 从小 母亲教育我女孩子家 不要喝酒 容易忘形 但不知为何 我对酒却有莫名的好感 喜欢那股醇香 也爱那微醺的感觉
    2022-01-20 08:52:00 1回复
    1
  • 帝女 山鬼 博主

    手握琉璃盏,贪恋杯中物,虽为女儿身,偏学男子肚。
    2022-01-20 08:03:29 0回复
    1
  • 一般人不敢和女人喝酒,因为要么女人不喝,要喝就是海量。
    2022-01-19 15:03:16 1回复
    1
lyf
  • 473
    积分
  • 79
    博文
  • 40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