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悲喜交集 ---最近读的两本书

序章 最后编辑于 2021-09-16 16:13:57
2564 1 4


悲喜交集

---最近读的两本书

 

一本是蔡澜的《随心随意去生活》,一本是吴念真的《这些人,那些事》。

 

前者常常让人随文字笑出声,后者常常让人在故事里掉眼泪。

 

于是,让我笑的那本我很快就翻完了。让我掉泪的那本,常常要让我鼓起勇气才能再度阅读。

 

前者开怀释怀,就如蔡澜讲,我用半辈子来思考人生的意义,答案为四个字:吃吃喝喝。后者让我惊叹,竟有如此会讲故事之人,文字之美、故事之美、生活之美,叫人如何不沉醉?

 

蔡澜:书有香味吗?答案是肯定的。纸的味道来自树木,大自然的香的。每一天都问自己活得好吗,散散步,看看花,是免费的。

 

也喜欢他略带刺的幽默。

 

说从前工作的机构中也有过这么一个小人,他附庸风雅,要蔡澜写几个字给他,于是笔一挥,写出“不做奴”感觉个字,这厮当场脸青。

 

说起卡拉OK风行之时,“唱得难听,死人再也忍耐不住,由棺材爬起,抢了麦克风,大唱《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而其骨子里还是浪漫至及的吧,一个小故事里讲到弗兰克.舒伯特守了36年岛,去世时88岁。人家问他天天对着海,闷不闷?他说我每天看灿烂的黎明和日落,背后还有万家灯火,一生何求。

 



其实,吴念真也是浪漫的吧,你看,他本名吴文钦,因初恋女友叫阿真而取笔名吴念真,意思是不要再挂念阿真。

 

他从他自家的故事说起,父母亲的凄凉身世,父亲16岁做矿工,娶了孤女的母亲,生养了五个子女,父母患病去世,弟弟自杀。他的文字有画面感、层次感、世相感......只能说文字感太强大了,这是怎样的内心,与怎样的中文?看完,竟然只想抄录他的文字。

 

文字里的妈妈讲:“像我这样的妈妈,如果也可以养出一个大学毕业的孩子的话......我跪在路边跟四方神佛许愿说,他结婚那天,我一定要快乐地唱歌给大家听”。他就看到27年前妈妈穿着一辈子没穿过几次的旗袍和高跟鞋,坚持跪拜一百下以至最后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以及在简单的舞台上,以颤抖的声音唱着《旧皮箱的流浪儿》的神情......


 

自家生平外,还诸多身边平凡人的故事。有的是欢喜,有的是悲凉,有的是悲喜交集......简摘几个故事吧......

 

讲《头家返乡》就像在讲一个心仪的英雄、一个古代的侠客、浪漫又豪放。


老头家姓刘,是嘉义人、美男子、有才情、留学日本......

 

有一年年底,装了几百麻袋的钞票回来,堆成一座小山,让工人站成一排,脱下上衣当容器,只问,几个小孩?然后一个小孩两畚箕,三个小孩四畚箕,没有小孩的一畚箕......至于一畚箕到底多少钱,大家凭运气。

 

刘老板因事入狱,出来回村的时候给大家带来小礼物,一个特别设计的纸袋,里头有一包健素糖、一打铅笔、一把十五公分的塑胶尺以及一本笔记本,每户以小孩的数量为单位,一个小孩发一袋。

 

他说,我知道大家生活都不好过,不过,无论如何,再艰苦也要让小孩读书,有读书才有知识,有知识才有力量。

 


《情书》里讲到美丽的爱情故事:偶尔他还是会想起六0年代那种双排对坐、橘黄色的台北公车,因为那种座位安排的方式让他和那个女孩有长达半年的“相遇”时间,而那颜色根本就是他们爱情的象征。

 

当他听她在车上和别人讲到“木棉花开的美丽”时,他在某个晚上终于鼓起勇气跷了一节课,跑到仁爱路三段,趁路上没人,也不管树杆粗糙刺人,他攀上一棵木棉树,连花带枝干折下一整段,然后坐计程车回到终点站等她出现;当他把花递到她眼前时,她看着他,没什么特别反应,只淡淡地说:“你好神经。”第二天晚上上车的时候,女孩走过来,递给他一个信封,然后依旧沉默地坐在对座,慢慢地吃着她的起司包肉松。

 

教室里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里头是一张纸,但只贴着一个一块钱的铜板,以及五个阿拉伯数字,一如天书。


同学骂他笨,说:“她叫你打电话给她啦!”


 

《圆满》里的父亲在乡下当了一辈子的医生,75岁退休。就希望三个孩子里有一个可以当医生。老大念了文科,之后进报社,职位起起落落。老二学钢琴,成了录音室老板,每天听别人演奏。老三妹妹念传播,当过一阵子电视记者,和企业家二代结婚,然后离婚,用赡养费经营了一家双语幼稚园。

 

父亲说,这三个小孩所做的事都“对咱庄头没帮助”。意外的是,长孙选择了医科并高分考上,父亲不但没有惊喜,反而淡淡地说:“傻孩子,这个时代选这款艰苦头路。”

 

除夕团圆饭后发红包,孙子们发现阿公留给医生哥哥的红包是他们的两倍厚,大家起哄说阿公偏心,阿公说:哥哥当医生最辛苦啊,他是在顾别人呢,啊你们只需要顾好自己就好。


父亲有点腼腆地说:“看大家这么快乐,阿公也好快乐。”

 

这是父亲这辈子最感性,却也是最后的一句话。

 

当他们听到贺正的鞭炮声已经远远近近响成一片,而父亲舒服地斜躺在沙发上永远地睡着了。他的表情好像带着微笑,电视没关,交响乐团正在演奏的正是父亲往昔结束看诊之后,习惯听的韦瓦第的《四季》。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张秋生
  • 康熙
  • 泉水涓涓
  • 人参果
发送

1条评论

  • 658
    积分
  • 26
    博文
  • 150
    被赞

个人介绍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