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网 | 微博 | 客户端 | 旧版博客
收藏本站

【龙城鬼话】常州鬼事百谈录(四)

青山庄主 最后编辑于 2021-08-23 23:17:26
41910 2 10

怀德桥下的怪诞事盛家湾里的血泪史


 青山庄主



  上一期结束时庄主讲到,有些老一辈的常州人,一辈子都不愿意搬到某些小区。今天庄主就和大家好好聊一聊这背后的历史渊源和坊间传闻。至于这些地方是否如传闻那样“邪门”,恐怕无神论者是要嗤之以鼻的。也只有住户自己最清楚罢!庄主未曾进过这些小区,仅将道听途说略表一番,权作笑谈,切莫当真哦!

  今天讲的这两个小区,很巧,都在怀德路上!


6be4c9bagy1ghrccta02dj22fl1l8e82.jpg

(今日之怀德北路,图片源自微博“常州-高楼迷”)


怀德苑的传闻


    早些年网上出现了“常州十大灵异事件”,其中排第三的就是怀德苑。榜单原文如下:

NO3:怀德苑  这个是常州比较知名的“刑场+乱葬岗”了,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时候,专门在那里枪毙,虽然现在作为“小三”根据地的名声比这个更出名,据传经常半夜在楼下草坪还会有孩子嬉戏的声音,也听人说过有户人家晚上经常听到叹气声。。。总之传得比较邪乎,想想也觉得后背发凉。


   后来化龙巷也有帖子讨论,有些是住户的不良反应,如2020年12月22日有人评论:“低层住户经常莫名其妙的不舒服,生病。高层相对来说要好一些。”

   24日有个匿名的评论:”记得有一次,到怀德苑去客户那去修电脑,乘电梯的时候,从1楼按的7楼,电梯到了7楼门没开,莫名其妙的好像没有绳一样,直线下降,真担心自己会困死,谁知到了一楼急刹住了,然后又缓缓道了7楼,电梯门开了,害的我下楼的时候没敢乘电梯,走楼梯走下去的。”(标点为庄主所加,原文无标点)


image.png

(上图为怀德苑及周边地图)


  有次在奶奶家聊到上个世纪的国营单位福利分房制度,奶奶打开了话匣子:“80年代开始常柴厂分房子,有好几个住宅区可以挑选,我家阿婆说无论如何都不要挑“杂搭肋”那边的房子,那里解放前就是荒坟滩,专门砍犯人的,解放以后枪毙人也在那边。”奶奶说,后来是刚进厂的几个单身小伙子拿的那边的房子,他们胆子比较大。

所谓的“杂搭肋”,应该就在怀德桥南边,即会馆浜路高家村北侧一片,是常州的西南郊区,离常柴厂很近(关于此地的具体情况待庄主寻访高家村考证后更新)。上个世纪福利分房多分在单位附近新建小区。

平时坐家父车会从劳动西路经过,庄主曾问父亲,他说怀德苑此地1970年建成常州焦化厂,附近还有常州水泥厂。由于家父是60年代中期出生,对此地之前的情况并不清楚。但对几个地方还是有印象的,如兰陵的三桥头、洪庄机场等。

对于怀德苑,庄主也不好说什么,个人路过此地会有心理暗示,可能是庸人自扰吧,哈哈哈!


盛家湾的“千人坑”


  庄主接下来要讲的,是确有其事。让我们先为此地罹难者默哀。这个地方没有列入前文提到的榜单,是因为很多常州人都已经不认识了。

  盛家湾在哪?地名早已随着城市大规模开发和改造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去年曾试探性地问过奶奶,她虽然知道这个地方,但没有去过,只知道在城西,具体方位不确定(庄主这周二还问过她,她说是在西新桥的北边),关于千人坑,就更无从谈起了。


QQ图片20210820190133.jpg

(庄主所藏《常州柴油机厂志(1913-1986年)》中所载交通图,较好反映80年代常州工业布局)

 

 我之所以知道这个地方,确实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去年写抗战时期地方史料论文时,在查阅藏书《常州地方史料选编》第十辑(下图)时发现了有关盛家湾的记载。这一小册子,是关于日军侵略常州暴行的调查材料。顺便说一句,这套史料选编,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为了出版常州市志而搜集的资料,编者将不少未收录《常州市志》(三卷本)的材料汇编成册,就有了这么一套内部资料。


QQ图片20210820160523.jpg



  书中第七篇资料,题为《新西门外“千人坑”调查记》,资料采集为谢匡一、王宏和陈平三位老师,由谢老师执笔。书中交代:日寇侵华时的所谓千人坑位于盛家湾,即当时常州市新西门虹桥北面的常州锻造厂所在地区。这里有一地名为“大坟头”,在锻造厂内。原文如是写道:“北起盛家湾一带,南毗老汽车站旁的无名小道(现新市路),东沿镇澄古路(现怀德北路),向西一直绵延到卧龙湾附近,方圆数百亩地,茅草丛生,乱坟处处,一片荒芜。在坟岗中间有条宽4米,长20米的干涸的壕沟。这里曾是日军屠戮常州人民的杀人场!埋葬了数以千计尸骨的“千人坑”!”


QQ图片20210820160014.jpg

(上图为80年代所绘千人坑方位示意图,百善堂似是义庄。下图为现今此地的地图,读者可做对照)


image.png

QQ图片20210820162429.jpg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芦墅桥西侧芦墅苑小区北面仍有部分厂房未拆,不知是否为铸钢厂旧址)

  

  据采访此地老人盛菊珍回忆:民26年阴历10月27日(公元纪年为1937年11月29日),一队队日军从火车站开向城中,28日清晨邻居铜匠告诉她,他路过大坟头时,看见一壕沟的尸首,听说有一百多个,全是日寇从城里捉来集体枪杀的。据说仅钱叔陵一家旧有二十几个人,当中还有七、八十岁的老太被人背来枪杀的。

  据1941年10月17日《中央日报》副刊登载的问樵所写《悼钱叔陵先生》一文说,钱氏家族被屠戮发生在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与上文时间上对应。

 钱铮,字叔陵,武进人,1912年进入南京临时政府司法筹备处,后到北京司法部主事,1937年任财政部秘书,后调任秘书科第二科科长,卢沟桥事变后解职回常侍奉老母,家在前北岸,未料全家26口人被黑野部队抓至文庙,后集中押赴西门外盛莲镇,俗称盛家湾,残杀于此,钱铮殁时53岁。

关于钱氏家族被灭门具体地点和细节,据《武进西郊钱氏家谱》中钱棨榕所作的《丁丑殉难记》记载,钱氏一族被日军押至盛家湾,排坐于冰窖中,当晚机枪扫射。其中一个裁缝的儿子袁森大腿部中弹,昏厥至午夜痛醒,爬行二十里,逃过一死。不久家人招募土工十几人,后来掘得百余具尸体,冰窖中尸体尚未腐烂,面目可辨。遇害的钱氏家人先是被安置在盛家湾,后于1938年迁葬至西郊武进公墓。

  据盛鳌泉老人回忆:盛家湾除外逃幸免的,共有十几人被杀。第二年春天,壕沟里的死尸只有一小部分被死者的家属络绎收掉,剩下的数十具就埋在三个大坑里了(现锻造厂西北角大烟囱边,下图厂区沙盘模型中的烟囱有3处,不知西北方是否还有烟囱没有拍摄到)。

   据《常州锻造总厂志》记载,1956年5月,锻焊厂(锻造厂前身,1966年成立常州锻造厂,1985年成立常州锻造总厂,厂址均在原处,只是规模变化而已)会同市机械工业公司,初步规划和勘察基建工程扩充范围60亩(内有22户业主的17间草瓦房及130座坟墓)。可见,此处坟冢确实不少,平均一亩地要有两座坟,这里应该还未将无主坟墓计入。


QQ图片20210820184954.jpg

(厂区沙盘模型)


  不少老人回忆,日寇天天要杀人,从未间断过,在锻造厂身底下,不知杀了多少人。

  日寇侵常时,军营就设立在私立常州中学(现第二中学),来此地杀人近。那时走过虹桥就闻到一股股令人恶心的臭味,刮西北风时,文在桥一带臭气熏天。

  庄主查阅1939年年中江苏省第二区党务指导专员办事处第三期工作报告记载,1939年5月-7月底,西横街私常中(现二中)驻兵140人,为警备队步兵,指挥官是岛田森之助,西横街驻有日军特务班100人,指挥官是寺田。而沦陷时期,东西横街开有不少日本洋行和商店。奶奶亦讲述过一件惊心动魄的往事,以后有机会再将。

  据丁宝林老人说,锻造厂夯榔头处(此处须请教锻造厂职工才可得知)原是个低塘,里面有一个怀孕的女尸,肚皮被刺刀戳破,胎儿拖在肚外,手中还抱着个孩子,惨状不忍述说。


 QQ图片20210820162433.jpg

 (1986年常州锻造厂的厂区平面示意图,载《常州锻造总厂志(1952-1986)》)


   庄主不由地想到奶奶也曾谈过的一件往事。50年代常柴厂扩建厂房,就在靠近虹桥(药监大厦旁)附近的北侧。奶奶当时也参与了这项工程(这是那个年代的义务劳动日常,家父念初中时就曾在北郊中学工地帮忙,北郊未改建前的靠近路边的教学楼就是父亲那一届盖出来的),她说当时挖地基挖出来很多瓮,有点像腌菜的瓮头。里面装着白骨或骨灰,还有很多白骨没有棺椁,应该就是大坟头这附近的乱葬岗中的无主尸骨。

   奶奶形容这些骨头是堆得像小山一样,挖出来以后就都烧掉了。 


QQ图片20210820182700.jpg

(上图为锻造厂工人正在为建造水压机而义务劳动,想必他们挖到过很多骸骨)

        庄主亲身了解到这样一件事,过去常和我家来往的邻居,是某机关的干部,后来搬至金色新村西区(熙园)新房,未过多久,家中伴侣便中风。我家楼下一邻居亦般至东区,听她女儿说不久也老太太也中风了。

        庄主认为老城厢里的环境可能比城墙外的新小区好一点吧。。。。但是至于是否有其他的说头,庄主也不敢妄下判断。

关于盛家湾、锻造总厂、常柴厂、杂搭肋等文中提及的地方所发生的奇闻怪事,

如果您听说过,或亲身经历过,

请在下方评论区详细说说,文中不正之处也请您不吝赐教哦!





2021.8.20

龙游书斋




【寻访老城厢】庄主以后会将实地寻访记录在文末,以供参考。



IMG_20210817_125446.jpg

(上图为中新桥,画面左侧梧桐树下为烈帝庙码头(烈帝庙已无存),向西走即为蛤蜊滩,旧时因水产贩售在此地,故得名)


  IMG_20210817_125420.jpg 

(上图为东下塘,画面前方为西边)


IMG_20210817_125453.jpg

(青果巷未开发前,此处沿街店铺均为东下塘露天菜场水产、蔬菜等摊位,道路两侧更是零散摊位摆满)


IMG_20210817_125520.jpg

IMG_20210817_125535.jpg

(东下塘76号为清代建筑张宅,东边75号是省文保单位杨氏家庭戏楼,即晚清县令杨永盛后面是城中苑小区)


   8月18日,庄主路过此地,特询问附近居民,据一位年过半百的阿姨(现住76号张宅内)介绍,过去桥下确实有一小学,但后来已拆除,后修建东方国际公寓,目前洗浴中心处即为小学旧址(如下图)。庄主发现,此地商铺一向门庭冷落,或许与此地的风水有关。20日写就此文时得化龙巷论坛上一位毕业于此校的巷友告知,此校为“中新桥小学”,学校操场有个铁门可以通往吊桥路;另一位巷友告知:这所学校1984年关闭,学生有些并入了广化小学或史家弄小学。


IMG_20210817_125713.jpg

(此地即为中新桥小学校原址)










收 藏
分 享
表态的人
  • 青山庄主
  • 泉水涓涓
  • 顺其自然者
  • 方块糖
  • 人参果
  • 荷边垂柳
  • 蒋锷初
  • 张秋生
  • 西江月
  • 芝麻汤圆儿
发送

2条评论

  • 阴气重。
    2021-08-21 10:12:58 0回复
    1
  • 首先要认定,有没有鬼,如果有,鬼比人多。哪块地里不埋人,医院哪张病床不死人?
    2021-08-21 07:58:35 0回复
    1
  • 164
    积分
  • 4
    博文
  • 36
    被赞

个人介绍

青山庄主,历史学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中美关系史、环境史。久居老城厢,常州文史票友,扎根故纸堆里,热衷搜集常武地区地方史料和坊间传闻。WX联系1277115794

未成年人举报专码
苏ICP备15046661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08248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bbs_cz001@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2  业务联系: 0519-86189488
未成年人举报信箱:a82000682@163.com   举报电话:0519-82000684